no.PNG

 

 

 

 

 

只是還來不及反應,黃美英已經被Chasel拉出了包廂外,然後,聽到Chasel低沉的嗓音,「啊,抱歉。」

 

Chasel低下頭看著一頭撞上自己胸膛的人,那張稚嫩的臉蛋,險些讓他誤以為有未成年闖入,但酒吧的安全檢查一向做得嚴,大概就是稍微童顏了點吧?甩甩頭不打算把精神放在這件事情上,比起眼前這人的真實年齡,他更期待接下來和黃美英的接觸。

 

金太妍抬頭看向Chasel,又看了一眼Chasel往後牽著人的那隻手,再順著他們相握的手發現了黃美英,咬起唇,淡淡的瞥了黃美英一眼。

 

金太妍的視線掃過,黃美英下意識的就想開口,但發覺金太妍的情緒平靜得可以,那雙眸中甚至沒有任何波動,便倔強的跟著咬起下唇,把原先想說的話擋了下來。

 

最後,在三人都陷入了沉默的時候,金太妍側開身讓Chasel帶著黃美英出了包廂,在錯身而過的那瞬間,低下頭不願與黃美英四目相交。

 

 

 

Chasel隨著節奏緊貼在黃美英身側,在黃美英第三次踩到自己的腳後,Chasel停下了動作,環住了黃美英的腰,頭抵在黃美英的額上,輕笑,「妳不太專心。」

 

Chasel的聲音,抓回了黃美英飄忽的意識,發覺到自己的失態,黃美英勾起笑容環上了Chasel的脖頸,「有嗎?」

 

見Chasel對自己的問題只是聳了下肩膀來作為回答,黃美英抬起下巴,唇瓣在Chasel的頰邊掃過,「這樣還不夠專心?」

 

「嗯,不夠呢。」抓上環在自己脖頸上的手,Chasel勾起笑,頭又更低了低,朝著黃美英的唇瓣接近。

 

 

 

「呀!Tiffany!妳去哪裡了!」

 

黃美英和Chasel才剛回到包廂裡頭,李順圭的聲音就穿進了腦裡,黃美英哀號了一聲,才開口:「去外面跳了一會,怎麼了?」

 

有外人在並不方便談起她接下來要說的話。李順圭下意識的看了Chasel一眼,卻沒料到,Chasel也發現到了李順圭的小動作,勾起嘴角不可一世的仰頭笑著,一手搭在黃美英的肩上,眼神裡有著滿滿的挑釁,絲毫沒有認為自己站在黃美英身邊有何不妥。

 

見他這副德性,李順圭就算想接話,也不願意輕易如了他的意,最後乾脆不回答黃美英的問題,抱著胸將視線從Chasel身上移開。

 

黃美英察覺到李順圭的小動作,拍拍Chasel的手,讓Chasel先到一旁坐著等自己,確定Chasel離開兩人的周圍,李順圭才歪歪頭,要黃美英看看身後。

 

順著李順圭的指示看過去,黃美英就看到金太妍。金太妍坐在最裡邊的位置,前面的桌子擺著一支空了一半的威士忌,閉著眼仰起頭靠在沙發背上,白皙的臉蛋已經染上了豔紅。

 

「她怎麼會來?」實在不曉得剛才接連拒絕自己的人,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

 

「妳不知道?」聽了黃美英的問題,李順圭頓時間覺得頭有些疼,身為金太妍另一半的人,竟然問她這種問題,「秀英說,她看到太妍的車在外面,就硬把人帶上來了。」

 

「嗯。」黃美英點點頭。

 

「妳不過去?」發覺黃美英似乎沒有要移動的打算,李順圭問。

 

「嘿,她玩得挺開心的啊。」喝酒還有女人緊貼著自己的手臂,嗯,感覺很享受。

 

李順圭沉默半晌,才又開口,「妳們…這樣在一起的意義是什麼?」

 

黃美英笑了起來,卻沒有太多笑意,「就只是為了一個打賭,妳不是知道的嗎?」

 

「美英……」李順圭皺眉,「那是小時候不懂事大家鬧著玩的,都十年了……」

 

黃美英知道李順圭是認真的在和自己談這件事情,只有在談正事的時候,李順圭才會用這種口氣直呼自己的真名。她也知道那個賭約很荒唐,讓那個賭延續至今的自己更是荒謬得可以!但她就是不想這麼結束這段關係。

 

尤其是在金太妍也同樣默許這段關係繼續維持的狀態下。

 

 

 

把金太妍身邊的女人趕走後,黃美英緊緊挨著金太妍的身子坐了下來,伸手扣住了金太妍放在腿邊的手。

 

手上相握的觸感,和熟悉的香水味竄入鼻尖,金太妍勉強的將眼睜開了一道縫,確認身邊的人與自己料想的無誤,稍微挪動了身子,最後躺下來將頭枕在黃美英腿上。

 

放開了金太妍的手,黃美英改玩起金太妍的髮絲,時不時的撓著金太妍的臉頰,「玩得還開心嗎?」

 

金太妍的睫毛輕顫,哼了聲,「不。」

 

「是嗎?」

 

「要回家了嗎?」

 

 

 

 

房裡裡充斥著難以道明的曖昧氛圍,金太妍雙腿跪在黃美英的腰兩側,將黃美英箝制在自己身下無法逃離,昏黃的床頭燈光映在兩人身上,更映出了一層情慾的色彩。金太妍彎下腰捧起黃美英的臉,唇輕輕的印在黃美英的額上,再印到鼻尖,最後唇瓣相貼的瞬間,呼吸聲同時也加重了幾分。

 

「太妍…」黃美英深吸了口氣,兩隻手不知道該繼續放在身側,還是環上金太妍。

 

「嗯?」分神給了黃美英回應,金太妍又低下頭輕輕啃咬著黃美英的唇。

 

黃美英仰起頭,主動的伸出舌掃過金太妍的上唇,猶如邀請的舉動令金太妍輕笑出聲,趁黃美英還來不及收回的那刻,伸出舌與之交纏,空氣中充斥著曖昧的聲響。

 

 

從酒吧回來之後,黃美英還沒來得及進浴室梳洗,就被金太妍從身後環抱住,接下來兩人彷彿共舞般,黃美英才剛拉開距離,金太妍就立刻貼近,絲毫不給黃美英猶豫、逃脫的空間,直到雙雙倒在床舖,黃美英才稍有喘息的時間。

 

但,那也來不及改變局勢了。

 

對於金太妍今晚的異常黃美英感到很意外。主動,且躁進的行為,向來只有自己才會有,這方面的情事,金太妍都處於被動的狀態,偶爾稍有主動,也都是為了挑起第二次的開端。

 

「嗯?」金太妍突地停下了動作,黃美英張開已經迷濛的雙眼,不明所以的望向金太妍。

 

金太妍咬著下唇,腦海忽然閃過的想法讓她覺得自己很不解風情,怎麼會在這時候突然想跟黃美英認真的談談她們的關係?

 

金太妍甩甩頭,低下頭吻上了黃美英的頸。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bisoo 的頭像
bisoo

以妳為名

biso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Constance
  • 好久沒看到寫的好的虐文了!加油加油!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