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oooooo.PNG

 

 

 

 

「Fany啊,人都走遠了妳還要看多久?」李順圭走到黃美英身邊,用手肘推推她,黃美英才轉過頭盯著李順圭,下垂的八字眉配上那幽怨的眼神,李順圭投降似的舉起雙手,「嘿,妳不會真的喜歡上那小朋友了吧?」

 

黃美英的臉隨著問題被拋出的同時也跟著脹紅,結結巴巴地道:「怎、怎麼可能!」

 

「怎麼可能?但妳看起來好像很緊張,好像很怕她誤會或生氣之類的?」

 

「我說了不可能,而且會這樣還不是為了要贏你們!」黃美英揮揮拳頭,「幹麻非得加註說要在一起到畢業啊!如果只是答應交往,我現在就贏到一整年份的三餐了好不好!」

 

「欸──」李順圭又雙手揮揮,把黃美英因為激動而靠近的身體推遠,「要怪去怪他們!我當初可是只提議說讓她答應妳的交往啊!是他們說以妳的魅力而言,這太簡單了!」

 

「呀!都是你們!現在還來看我笑話!」

 

 

 

回到家盥洗過後的金太妍,也不管頭髮還濕漉漉的,就將自己的身體重重拋到單人床上頭,拿起枕頭邊的綠色豆莢娃娃抱在胸口,重重的嘆出氣。

 

鬱悶,很鬱悶,非常鬱悶。金太妍現在只感覺得到一股鬱悶環繞在自己胸口,壓得她就快喘不過氣,她隱隱的好像察覺到了這股鬱悶是出自於哪,但又下意識的不想去面對這個問題,她有預感,如果她去細想整件事情,只會讓自己陷入更加難解的狀況。

 

「吶,你說!黃美英到底是怎樣?」金太妍把豆莢高高的舉了起來,用力的左右晃動著,試圖將心裡的那股悶氣給甩出去。

 

 

雖然幾乎同屆的都知道她金太妍莫名奇妙有了一個叫黃美英的女朋友,但似乎所有人都跟她一樣不把這件事情當真,連班上最八卦的同學也沒有來探聽細節,彷彿,她和黃美英就是一場兒戲,下一秒就會宣佈落幕。

 

不對,根本不是『彷彿』,她和黃美英確確實實就是一場兒戲啊!哪有人第一次見面就要人當她女朋友的?而且也沒有半點女朋友的樣子,就算有溫馨接送情,但那任誰看都只是好朋友一起結伴回家而已!她雖然對愛情這件事情是一知半解,但多少也從電視和小說上了解一點,她和黃美英相處的這半年以來,從來沒有任何能夠稱作怦然心動的情緒。

 

金太妍一直對黃美英這個人都沒有太多的情緒起伏,沒有小說寫的那種想把全世界給對方的感覺,沒有在和黃美英分別後會想起她,也沒有想起黃美英的時候會莫名的傻笑。她最多,最多就只有莫名奇妙的心跳加速和不敢對視而已,哪裡能算是喜歡?

 

可是為什麼,在看到和黃美英打鬧的男生,她會有點想成為那個男生?又是為什麼,在她聽到黃美英說的那句『怎麼可能』的時候,她會覺得胸口好悶?

 

「豆豆,你說,我是不是要叫老媽帶我去看醫生啊?」

 

尚未意識到自己情竇慢慢初開的金太妍,天真的以為心裡的那些不舒暢,全是來自生理上的不適。

 

 

 

 

「金太妍,外找!」

 

黃美英在金太妍的教室外頭探頭探腦的,她和金太妍並沒有特別約定,但平常只要她出現,金太妍也會自己走出教室外來見她,只是今天她都已經到了好幾分鐘了,卻不見金太妍的身影,原本還想耐住性子讓金太妍自己出現,但眼看時間離上課越來越近,黃美英還是託了人,幫她將金太妍叫出來。

 

 

又拖了一會,金太妍才頂著有些凌亂的髮,還有半掩著的眸出現。

 

「妳……妳想睡覺嗎?」黃美英無法分辨金太妍的狼狽是因為尚未夢醒,還是身體不舒服。

 

金太妍揉揉眼,輕哼了聲,「嗯,頭昏,想睡覺。」

 

「那、那妳去睡吧,我先回去了哦……」想和金太妍多說幾句話,但看金太妍這模樣,黃美英又不忍心繼續拉著她,主動的趕著金太妍回教室。

 

金太妍頭昏歸昏,但還是察覺到黃美英語氣裡濃濃的失望,一手拉住了轉身要走的黃美英,趁黃美英還沒轉過身,把額抵在黃美英的後背蹭了蹭,忍不住低喃,「好香…」

 

只是純粹想要安撫著黃美英的情緒,但怎麼好像一不小心,反倒是將自己陷在黃美英的氣息裡頭了啊?

 

「嗯?太妍?妳說什麼?」因為金太妍的動作無法轉身的黃美英,只能歪過頭用餘光看著金太妍。

 

「好……」金太妍仰起一張紅撲撲的小臉,話才說到一半,高掛在天花板上的廣播器就傳來了鐘聲,身體一頓,「啊,上課了,妳趕快回去吧!」順勢放開了握在黃美英腕上的手。

 

黃美英抿抿嘴,她剛才沒來不及反應,但腦袋仔細的轉了一圈後,金太妍……是在說自己好香嗎?下定決心般的吸口氣,「吶,太妍,妳……」

 

「嗯?」金太妍歪著頭,盯著話說到一半就停下來的黃美英。

 

手忙腳亂的把穿在身上的運動外套脫下來,往金太妍頭上一蓋,有些匆忙、有些害臊的喊著,「這、這個借妳!妳今天下課都好好睡覺吧!我放學再來找妳!」

 

一雙眼從外套的空隙中盯著那幾乎可以稱得上是落荒而逃的背影,金太妍眨眨眼,鼻子又嗅了嗅,才把頭頂上的粉色外套拿了下來,像護著寶藏似的抱在懷裡,進了教室。

 

 

那一天,金太妍抱著黃美英的外套睡得香甜,任由誰的呼喚都喚不醒。

 

 

 

 

 

呃,其實在看到你們這麼好奇賭局的內容之後

我有思考過是不是應該換個打賭的內容

但仔細想過後還是作罷了

畢竟賭局的內容很早之前就寫好了

當時會這樣寫,是因為覺得美英實在是太愛吃了……

這個誘因應該很足夠黃美英犯蠢

加上我覺得這個年紀本來就還無法分清什麼是可以、什麼是不行的

尤其以黃美英那群人的調皮程度

有這些莫名奇妙的惡趣味似乎也是很『合理』的

所以心一橫,就不改了

 

而且,就是越荒唐,才顯得荒謬,不是嗎~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bisoo 的頭像
bisoo

以妳為名

biso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