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19385_563003970532652_7727806691299459001_n.jpg

 

 

 

 

 

台上的司儀盡責的介紹的自家會長及父親的豐功偉業,三人背後的藍色看板印著「K&H開工儀式」的白色字體,金太妍伸長了脖子,想從前方人海縫隙中窺探到台上的景象,只是很快,金太妍就發現這樣的行為只是徒然,最後很乾脆的放棄,開始無聊地晃起交疊的雙腿。

 

 

金太妍的父親對設計有著極大的興趣及天賦,人生的目標之一便是開間公司來完成自己設計的夢想,只是想要維持公司的營運,並不能只憑靠著天賦及熱情,找了年少時就對企業管理這塊有著強烈野心的好友合作,成立了建築公司K&H。

 

很快,在兩人的合作之下,K&H在短短幾年內成為了國內外皆享有盛名的公司,K&H在電視上的曝光率大幅提升,無人不知K&H首席設計師金恩浩,以及會長黃秀泰的名號。

 

而金太妍,承襲了金恩浩在設計這方面的才能,並且在耳濡目染之下,對設計也有著濃厚的興趣,在大學畢業之後,跟著父親的腳步進入了K&H任職。

 

金太妍噘著嘴,雖然目光仍專注的望著前方,但小小的腦袋已經飛快的思考起待會儀式結束後自己該如何開溜。每次這種場合,父親和黃會長總會把自己拖過去,美其名是和其他公司的繼承人交流,實則上是為自己物色對象的相親。

 

對金太妍而言,會進入K&H,僅僅是因為公司恰好滿足了所有她所需的條件。但對金恩浩而言就不同了,金太妍不單單是K&H裡的設計師,更是他金恩浩的繼承人,在他退休後,K&H一半的經營權勢必會落到金太妍手裡。雖然金恩浩並沒有要金太妍付出自己的幸福,去搞些什麼企業聯姻等等可笑的把戲來讓K&H再創顛峰,但如果能在合夥公司裡頭找到心儀的對象,又何嘗不是件好事?

 

所以,金太妍一次又一次的相親大會就開始了。

                                                                                               

 

「那藉著這個機會,想向大家介紹一下我女兒,黃美英。」

 

金太妍的心神一直到黃會長接過麥克風,邀請了自家女兒上台,才全數回籠,頭微微一偏,瞄了一眼旁邊站起身的人,優雅的邁開步伐,往台前走去。

 

 

雖然和金恩浩是拜把兄弟,但兩人的個性卻是南轅北轍,黃秀泰的野心極大,對自己和家人的要求也高,所以黃美英自小就由母親陪同到了美國念書,除了韓國人必須要會的韓文,還有一口流利的英文,再加上母親的期望,黃美英在求學的同時也涉足到音樂的領域。

 

黃美英同時也遺傳到黃秀泰的個性,野心大、自尊高、自我要求也同樣高,所以即便求學過程中的挫折與困難讓她險些扛不住,也還是咬牙撐了下來,直到今日才終於歸國。

 

而對於這樣優秀的孩子,黃秀泰自然是毫不遮掩他的自豪,沒在這樣的場合把黃美英介紹給自家員工和合作公司認識,金太妍才會感到意外。

 

 

黃美英身著一襲暗紅色的長裙,上頭花朵的圖案由蕾絲交叉編織而成,完整的延伸包覆著姣好的身材曲線,隨著黃美英走上台的步伐,底下鎂光燈也跟著閃爍不止,這全因黃美英的背後竟無任何布料遮掩,將背後的雪白完美的綻放在眾人面前,黑色長髮綁得低低的,捲曲的髮絲在背上晃盪,彷彿掃在眾人的心尖上頭,撓的人心癢難耐。

 

金太妍呼出了一口長氣,看著黃美英身上的禮服,她突然想起前幾個小時,金恩浩送來的那件雕花長禮服,不但是惹眼的大紅色,而且背後也是大開一個V直至腰間,自己要是穿上了,鐵定會彆扭到連開幕儀式都沒開始就落荒而逃吧!

 

所以她乾脆地把那件禮服往旁邊一扔,依著自己的想法穿上了白色長褲和上衣,但畢竟是重要場合,金太妍還是拿出了衣櫥裡頭的那件紅色的窄版西裝外套套上,雖然還是略嫌招搖,但追求輕鬆的同時,也不能失了禮節。

 

何況,現在過分招搖的,根本就是台上那個女人吧?想到這,金太妍對自己身上的這件紅色外套,突然沒那麼排斥了。

 

 

 

黃美英很難得才回韓國一趟,畢竟是隔了半個地球的距離,即便這次回來也沒有要再離開的打算了,但黃秀泰還是等不及的在儀式結束之後,將黃美英喚了過去,開始替黃美英介紹起幾個合作公司的接班人。

 

很多時候,金太妍認為,黃秀泰很難對付。

 

黃秀泰很有自信,所以連帶的對著自己女兒也充滿著自信,嗯,當然,黃美英完全就是個只能被炫燿的人,但就是因為太值得,所以才會導致黃美英演變成現下的這種情況。

 

黃秀泰根本無法接受黃美英會和一些不三不四的人打交道。你問什麼叫不三不四?就是無法平起平坐、門當戶對,入不了黃會長眼的人。金太妍對這種想法嗤之以鼻,但黃秀泰是長輩,還是自家父親的好友,也是黃美英的父親,所以金太妍就算再鄙視,也仍對黃秀泰有著一定程度的敬重,同時也在心裡慶幸著自己父親並沒有那麼古板。

 

雖然老是讓自己去認識那些第二代這點,還是令金太妍感到困擾。

 

 

黃美英在第一次相親結束之後,找上了金太妍。

 

「嗯?妳怎麼在這?」金太妍挑挑眉,看到倚在自己車邊的黃美英,很是納悶。

 

黃美英本來過兩天才會從美國回來,但黃秀泰為了讓黃美英出席今日的開工儀式,要求黃美英提早回來,但這個要求來得太突然,以至於黃美英在儀式當天才能踏上韓國的土地。

 

只是,才剛回國,不應該是歡天喜地的拉著行李回到自己家嗎?現在站在別人車邊是什麼意思?

 

「累!」

 

「累就回家啊,妳在這邊站什麼崗?」

 

沒有發現黃美英噘起的嘴,金太妍把方才脫下掛在腕上的外套甩到了肩上,自顧自的走向的駕駛座那側,一隻手擺到了車頂上,歪頭等著黃美英的下一句話。

 

「所以載我回家吧!」

 

 

 

一路上金太妍都在疑惑,黃美英既然要回家,為什麼不搭黃秀泰的車離開?為何非得到她的車邊站崗?直到黃美英跟著她進家門,金太妍才知道,原來黃美英在停車場時,那過分彎起的笑眼是這個意思。

 

「我說……」金太妍無奈的嘆氣,「妳有家不回,跟我回家幹麻?」

 

見金太妍有些無奈,黃美英委屈的再次噘起嘴,嘟嚷著:「我們多久沒見了,妳都不會想見我嗎?」

 

身後響起了猶如深宮怨婦的埋怨,讓背對著黃美英的金太妍不自主的扯扯嘴角,轉過身揚起一邊的眉毛,「我記得半年前妳放假時,我們見過面。」頓了頓,「而且,妳也說很久沒見面了,那這樣妳不是更該回家嗎?」

 

黃美英看著金太妍沒說話,只是咬咬唇,然後略過了金太妍,自個往金太妍的臥室走,將金太妍一人扔在客廳裡頭。

 

看黃美英這模樣,金太妍不可抑制的又嘆口氣,才尾隨黃美英進了臥室。

 

 

黃美英不搭理金太妍,金太妍也沒打算自己往火坑裡撞,長年來的默契讓她知道,黃美英現在心情並不好,默默的坐到化妝台前卸下了臉上的妝,又拿了套衣服進了浴室,等到洗完澡出來後看到已經睡著的黃美英,才將黃美英搖醒,把手上那套新的衣物遞給她,推著半夢半醒的黃美英進了浴室。

 

一直到把黃美英的頭髮擦乾、吹乾,將人好好的安置到被窩裡頭,金太妍才跟著上了床,和黃美英面對面,右手越過黃美英的身體,輕輕的在黃美英背上一下又一下的拍著,開口:「好了,可以告訴我怎麼了嗎?」

 

黃美英搖搖頭,把頭靠到金太妍胸口上才哼出聲,「沒有,就是有點累。」

 

「也是,妳都搭這麼久的飛機了。」

 

「……不是那個。」

 

金太妍挑挑眉,稍微低了頭想看清黃美英的表情,腦袋一轉,突然明白了黃美英話裡的意思,有些揶揄的笑道,「知道我的痛苦了吧?妳都躲幾年了,也是時候回來面對了。」

 

這樣的相親早在黃美英十六歲的時候就開始了,金太妍還記得十六歲的黃美英,一聽到黃秀泰要替自己介紹另一半人選的時候,整張臉都垮了下來,不管黃秀泰怎麼威脅利誘都不肯妥協,甚至還氣到不肯和黃秀泰說半句話,最後還是黃秀泰讓金太妍去哄哄黃美英,整件事情才順利落幕。

 

只不過黃秀泰卻沒死心,明的和黃美英說不行,就來暗的,總是帶著黃美英出席各個公司的晚會,然後有意無意的將那些第二代帶到黃美英面前,這樣的行為持續到黃美英要出國唸大學的那年,黃美英才終於有了喘息空間。

 

所以黃美英會覺得累也不無道理,儘管時隔這麼久黃秀泰才又開始著手替她尋覓對象,但一想到之後的日子都會不斷重複一樣的事情,黃美英就開始覺得頭疼了……

 

「妳這幾年都這樣?」黃美英聞言,猛地抬起頭,卻不小心撞上了金太妍的下巴,惹得金太妍痛得抽氣,才稍稍往後退開,「對、對不起……」

 

「妳突然抬頭幹麻啊……」揉揉了自己的下顎,原本想指責的話在看到黃美英充滿歉意的表情後收了回來,轉了語氣,「沒辦法,都二十七了,都沒對象的話我爸也會擔心,加上妳爸在旁邊鼓吹,自然就逃不掉啦。」

 

「那…那妳有看上眼的對象嗎?」不同於金太妍語氣裡的輕鬆,黃美英一顆心被懸得高高的,深怕聽見自己不樂意的答案。

 

今天黃秀泰介紹給她的人,哪個不是知名公司的繼承人?每個都溫文儒雅、談吐不凡,若不是自己心裡有人,恐怕也是輕易的就遂了自己父親的願。

 

 

伸手又把黃美英壓回自己的肩窩,金太妍下巴抵著黃美英的頭頂,閉著眼,「快睡吧,都搭了一整天的飛機了,別把休息時間拿來問些傻話。」

 

金太妍沒有回答的意思,黃美英也不好再追問下去,加上自己也的確因為長途航程而感到疲憊,嘟噥了幾句後,在金太妍的懷裡找了個舒適的位置,乖乖闔上眼。

 

感覺到懷裡人兒的呼吸逐漸平穩,金太妍將眼睜開了一條縫,偷看了一眼黃美英,才勾起嘴角搖搖頭。

 

有啊,怎麼會沒有?看上眼的傢伙。

 

 

 

 

黃美英的第二次相親來得很快,就在黃美英回國後的第三天,對象是黃秀泰老同學的兒子,據說在國外和黃美英修過同一堂課,當時就對黃美英一見傾心,得知黃美英回到韓國的消息,也乾脆的跟著飛回了韓國,現在再藉著父親的關係,想和黃美英見上一面。

 

前一晚黃秀泰還特別囑咐黃美英早起,和他一同到公司,原以為黃秀泰只是炫耀女兒的毛病又犯了,黃美英才配合早起,結果沒想到……

 

眼前的關係這麼複雜,對方父親是自己父親的老同學,對方又是自己同學,再怎麼想生氣也不能隨著自己心意亂來,於是,黃美英看著眼前笑得越發燦爛的同學,也只能咬著牙跟著陪笑。

 

「那讓年輕人自個聊一下吧?他們是同學,在這方面應該能有所交流的。」

 

不知道是黃秀泰還是對方父親先提的議,黃美英一聽就慌了,她連眼前的人是誰都還搞不太清楚,妳說是同學?他們不過就是通識課恰好同堂,而且還是人數破百的課堂!她怎麼可能全部都認識啊!

 

但,黃美英還是只能笑著點點頭,她不想掃了父親的面子。

 

見黃美英和對方都點頭應允了,兩個老的也笑呵呵的聊起合作的相關事項,邊離開了會議室,直到關上門的那刻,黃美英才真的體會到欲哭無淚這四個字的意思,你們兩老開心得緊,她可是想哭的要命啊!

 

 

對方坐挺了身,拉直了弄皺的西裝外套,揚起了一個自認滿分的笑容,眼神中帶著誠懇地望向黃美英:「剛剛都沒辦法問問妳,Tiffany還記得我嗎?」

 

「呃──」對方的話一出,黃美英的笑容瞬間凍結在臉上。

 

 

就在黃美英眼珠子不知道轉了第幾圈,試圖想在腦海裡擠出個能和眼前的人的臉對得上的名字時,會議室的門輕輕的被推開了。

 

本來黃美英還有些錯愕,想著是誰擅闖進來,一顆黑色的小腦袋就從門後探了出來,和黃美英及男人對看了幾秒,確認自己沒找錯間,才從門縫中竄了進來,走到黃美英身邊拉開椅子坐下。

 

金太妍伸手握了握黃美英擺在桌底下的手,對著黃美英揚起一抹笑,笑裡滿是讓黃美英放心的意味,轉頭看向對方,開口:「車先生嗎?」對方看著金太妍突然闖入卻又沒半點歉意,有些發懵,只能愣愣的點頭,金太妍繼續道:「敝姓金,是K&H的設計師。很抱歉突然闖入,但因為我對貴公司的設計實在太感興趣,很想和貴公司做點交流──」

 

 

第二次的相親怎麼結束的黃美英不太清楚,只知道在金太妍的一唬一哄一詐之下,那個對自己有興趣的人,便再也無法將話題轉回自己身上,只能順著金太妍的話說下去,於是在黃秀泰他們回來之前,話題全都繞在建築設計的事情上頭。

 

說服金太妍翹班的黃美英,正和金太妍走在大街上,勾著金太妍的手晃了晃,「妳怎麼知道我在那裡?」

 

她好像沒跟金太妍說她要來公司的事情?而且在發現自己被騙來相親之後,她也沒時間傳訊息向金太妍求救了。

 

金太妍吸了兩口手上的冰,才皺皺眉頭,「算算時間也差不多了,以會長的個性不太可能讓妳消遙太久。」說完,又低頭吸了兩口手上的冰

 

「哦,是哦──」黃美英哼哼了兩聲,不是很滿意金太妍的回答。

 

就不能說些比較好聽的嗎?在黃美英的預想中,金太妍至少得回答一些:『因為我隨時都關注著妳。』之類的答案啊!誰讓妳了解黃會長了解的這麼透徹的!

 

聽見黃美英逐漸加重的鼻息,金太妍看了她一眼,不明白為什麼黃美英好端端的,突然就鬧起脾氣了?但思來想去也得不出個結果,聳聳肩索性不想了,順手牽起黃美英的手。

 

察覺到金太妍的動作,剛才心裡的陰鬱瞬間一掃而空,黃美英忍不住笑彎了眼,金太妍也發覺到黃美英前後的改變,很是奇怪的瞧著黃美英,怎麼短短幾秒,黃美英的心情就改變的這麼快速?

 

果然,女人心海底針啊!

 

 

 

第三次的相親,黃美英傳了訊息給金太妍,告訴金太妍自己正在K&H附近的咖啡廳,和某個建商的兒子在喝咖啡,金太妍也只回覆了一個『嗯』的單字短訊給黃美英,讓黃美英在收到回覆短訊時簡直就要氣炸了!雖然她只是想和金太妍抱怨,也不奢望金太妍能夠有什麼實質的幫助,但不代表她樂意收到這麼敷衍的回覆啊!

 

黃美英忍不住咒罵了金太妍幾句,氣呼呼的把手機扔到桌子上,想來個眼不見為淨,專心的和對方聊了起來,大概又過了半個鐘頭,黃美英重新拿起手機,上頭沒有半個新訊息,心裡忍不住一股委屈,好個金太妍!妳就真的回個『嗯』而已!

 

「不好意思,方便打擾一下嗎?」

 

心裡還在埋怨著金太妍的敷衍及不聞不問,身後就響起了屬於黃美英剛才還在咒罵的人的嗓音,猛一回頭就看到金太妍站在自己身後,驚訝的瞪大雙眸。

 

金太妍也不等黃美英他們回答,拉開椅子逕自坐下,向對方伸出手,「你好,敝姓金。」對金太妍的出現有著滿滿的疑問,那人只能愣愣伸出手回握,「我是K&H的設計師,實在很抱歉,因為公司有事情得請Tiffany回去一趟,才突然的打擾,希望你不會介意。」

 

 

看著金太妍和黃美英離去的背影,那人才後知後覺的想起,黃美英不是才剛從美國回來嗎?而且她在美國學的是服裝設計,建築公司會有什麼事情找她?

 

 

離開咖啡廳後,黃美英右手勾著金太妍的手晃啊晃,左手拿起剛才外帶走的冰咖啡就要往嘴裡送,只是吸管卻往自己的唇角偏去,稍微拉開點距離,又往自己嘴裡送,但沒想到這次吸管戳向了另一邊的唇角,忍不住扁扁嘴。

 

金太妍在旁邊看黃美英重複了幾次動作,卻沒一次成功的將吸管放進嘴裡,看不下去,伸手替黃美英穩住了吸管,放進了黃美英嘴裡。

 

黃美英喜孜孜的啜飲了兩口後,把咖啡往金太妍面前遞,開口問:「妳怎麼會來?」

 

聽到黃美英的問題,金太妍也顧不上自己還來不及喝上咖啡,眼珠微微上吊看著黃美英,聲音因為嘴裡還含著吸管有些含糊:「妳都傳求救訊息了,我能不去嗎?」

 

「哦──」黃美英點點頭,又開口,「那妳怎麼這麼晚?讓我還硬跟他聊了半小時!」

 

「妳以為我在公司都沒事的嗎?半個小時已經很快了!」金太妍翻了翻白眼,黃美英話裡的委屈可真夠滿了,好像自己花了半個小時才出現很不應該似的!但也不想想收到黃美英簡訊的當下,她可正在跟客戶開會!只用半小時就出現已經很厲害了好嗎!

 

金太妍的白眼黃美英可沒漏看,想來也是著急著要來解救自己吧?如果自己再繼續任性下去就太不厚道了!乖乖的哦了聲,勾著金太妍的手慢慢的走回公司。

 

 

 

第四次的相親,黃美英和黃秀泰某個從英國回來的老同學的兒子去吃了飯,地點一樣在K&H的附近,黃美英當然也不例外的傳了訊息給金太妍,然後支走了黃秀泰和對方的父親,等著金太妍的出現。

 

那時候是晚上八點,金太妍如同往常的出現在自己和對方面前,然後用著公司有緊急會議的名義帶走了自己,留下滿頭疑問的對象。

 

 

第五次的相親對象,是金太妍叔叔的同學的兒子,黃美英聽到的當下頭都要昏了,自己父親要替她相親的心可真堅決!對象竟然弄到金太妍叔叔的同學的兒子去了。

 

不過那次比較幸運點,金太妍風風火火的趕來,看到對象是兒時常來自己家玩的玩伴,加上長大後也有連絡,就不客氣的一起加入飯局,吃了對方一頓後才要對方有多遠滾多遠,那人笑笑的表示自己也是被逼來的之後,金太妍才收起臉上的凶狠,和對方道別。

 

 

 

 

第六次的相親,是某個官的兒子,黃美英也搞不清楚自己父親是怎麼和人走到一塊的,不是做建築的嗎?還會認識政府官員?

 

這次沒有上次的幸運,反倒麻煩了點,對方機伶的沒有被金太妍漏洞百出的藉口給唬住,接連了戳破了幾個不合理的地方,金太妍才認真的直視著對方好一會,才默默的吐出一句:「崔先生,您背後那點破事不需要我替你揭出來吧?」

 

在離開之後,黃美英實在忘不了對方那一下紅一下黑又一下綠的臉色,好奇的拉拉金太妍的衣擺,「太妍啊,妳怎麼知道他私底下做了什麼?」

 

金太妍回過頭,聳聳肩膀,「誰知道啊?但那種環境的人多少,嗯,背後有點事吧?」

 

 

在某天,黃秀泰和金恩浩,以及金太妍和黃美英一起吃飯的時候,金恩浩在飯桌上提出了黃美英第七次相親的事情,一聽到這次提議的是自己父親,金太妍難免感到詫異,就連自己的相親,金恩浩也鮮少在管,但這回怎麼管到黃美英身上了?

 

金太妍雖然有滿腹的疑問,但礙於黃秀泰還在飯桌上,也就不好意思問出口了。

 

途中黃美英離開去了洗手間一趟,黃秀泰沒多久也藉著電話的名義暫時離開,飯桌上只剩下金恩浩和金太妍,金恩浩放下筷子吸了口氣,見身邊父親的情緒似乎不大對勁,金太妍也趕忙放下碗筷,挺直了身子。

 

 

「太妍。」

 

「怎麼了嗎?」

 

「聽說美英這幾次相親,妳都出現了?」

 

金太妍心裡一驚,但摸不準金恩浩的想法,選擇了默不作聲,金恩浩掃了她一眼,才繼續開口:「我知道不能全怪妳,美英一定也不喜歡這種方式,但這是秀泰為人父親的心意,妳不能老是順著美英亂來。而且妳從小和美英玩到大,妳們感情多好我們都看在眼裡,妳一定也不希望她的另一半配不上她、不能照顧她吧?」

 

金太妍低下了頭,擺在腿上的拳微微握緊。

 

「妳跟美英都二十七了,妳我可以不管,但妳不能負責美英的未來,所以別讓美英喪失找到幸福的機會。」

 

「……我明白。」

 

「明白就好了,這次是媽媽朋友的兒子,妳也和人家玩過一陣子,看在這份上,勸勸美英,知道嗎?」

 

金太妍抬起頭看向金恩浩,握緊了拳。

 

 

 

黃美英從洗手間回來後,黃秀泰也跟著回來了,等到黃家父女都坐妥,金恩浩才繼續提起關於第七次相親的事情。

 

「美英啊。」金恩浩的筷子沒提起,黃美英也放下了剛拿起的碗筷,恭敬的點點頭,「這次是太妍媽媽朋友的兒子,金叔也算是看著這孩子長大,人格品性都有一定的保證,妳和他見個面吧。」

 

黃美英錯愕的看著金恩浩,開口的是金恩浩,她不好拒絕,慌張的將視線轉到金太妍身上,希望金太妍能夠跳出來替自己將這相親推掉,卻沒想到,金太妍只是將頭轉開,沒和她對上視線。

 

「金叔,我……」

 

黃美英還沒來得及將話說完,黃秀泰就打斷了她,「對啊,美英,妳都二十七了,也該找個對象定下來了吧!這次是金叔看到大的孩子,妳不相信金叔嗎?」

 

「不是,我不是不相信金叔,只是……」黃美英張張嘴,又看向了金太妍。

 

再次接受到黃美英的視線,金太妍扯開有些乾渴的喉嚨,開口:「對、對啊,美英……」但接下來的話卻怎樣都說不出,直到金恩浩用手肘推推她,她才勉強又擠出聲音,「美英都二十七了,也該定下來了,去試試吧!」

 

「妳……」不可置信的瞪大雙眸,金太妍是在幫忙他們,叫自己去相親嗎?

 

「是啊,太妍也認證對方了,美英真的不試試看嗎?」

                                                                                                             

 

 

黃美英的不願寫在臉上,黃秀泰和金恩浩一眼就看得出,只是以往,黃美英就算再不願意也還是溫順的回應幾句,但在他們把金太妍推出來當作說客之後,黃美英就反常的不再給予回應,只是默默的吃著自己的飯。

 

在飯局結束後,黃秀泰和金恩浩有共識的把金太妍拉到一旁說話,希望金太妍能夠讓黃美英心甘情願的去見見第七個對象,兩個長輩的雙重壓力讓金太妍不得不點頭應允。

 

所以,此時的金太妍只能默默的站在黃美英身後,黃美英不動,她也不可能走,但這樣動也不動的局面會持續多久,金太妍心裡沒底,嘆口氣,站到黃美英身邊,「美英,回家吧。」

 

黃美英抿緊唇,不願回答。

 

「美英,回家了。」

 

「……」

 

「美英。」繞到黃美英面前,伸出手順了順黃美英的髮絲,幽幽的嘆口氣,「會長是為妳好,他捨不得看妳一個人生活。」

 

黃美英這才抬起頭看向金太妍,臉上帶著絲倔強,開口:「我沒有一個人,我不是有妳嗎?」

 

「美英,這不一樣。」金太妍搖搖頭,把手收了回來,「我沒辦法負責妳的未來。」

 

「我的未來我可以自己負責!為什麼要別人來負責?」

 

「我不是這個意思。」

 

「不然呢?妳什麼意思?」

 

眼見黃美英越來越激動,情緒有失控的趨勢,金太妍停下了話,不想再刺激黃美英,也不想再刺激自己,輕輕的將黃美英摟進懷裡,「回家吧,美英。」

 

「妳回家吧,別送我了。」即使金太妍的溫柔讓她幾乎不能抗拒,但一想到方才在飯桌上金太妍的行為,黃美英的心就微微泛疼,她以為,在金太妍心裡,她黃美英該有著不一樣的地位,她以為金太妍會挺身而出,將自己劃到她的保護傘下。

 

可是沒想到,金太妍反倒幫著他們要把自己往外送出去。

 

是不是,這一切都只是自己自以為了?

 

「美英……」

 

看著黃美英遠走的背影,金太妍想追,卻沒了那個力氣,只能死死的握緊拳頭,轉身往反方向離去。

 

 

 

 

第七次的相親,黃美英出席了。

 

為了黃秀泰,為了金恩浩,也為了金太妍。

 

在等著男方出現的時候,黃美英拿起手機傳了訊息金太妍,簡單的告知自己所在,訊息裡頭沒有以往的求救字眼,但她還是抱著一絲期望,希望金太妍會像前幾次那樣突然出現,把自己從這令她厭煩的場合帶離。

 

只是這回,金太妍卻連個敷衍的單字訊息都沒回復,讓黃美英一度以為自己是傳錯號碼了,反覆的確認電話號碼無誤,收件者欄上也明確的寫著金太妍的名字,黃美英才終於確信──金太妍那天說的話,是認真的。

 

黃美英扯扯嘴角,露出了苦笑。

 

於是第七次相親,在黃美英心不在焉的狀態下宣告結束,並且在心裡有怨的情況下,黃美英更是直接缺席了父親替她安排的第八次相親。

                                                                                                      

 

 

金太妍收到黃秀泰的訊息,特地到了黃家來關心黃美英,客氣的和來應門的管家阿姨打了招呼,得知本該去赴約的黃美英,今天一整天都窩在房裡頭沒踏出門過後,便上了樓,沒有敲門,沒有出聲,自個的轉開了黃美英的房門。

 

然後,在床舖上頭看到了黃美英的身影。

 

 

金太妍細不可聞的嘆氣聲從唇瓣間流溢出,黃秀泰希望她來的原因她不會不知道,不就是希望能憑著她和黃美英十幾年來的友情,來了解黃美英不赴約的原因,進而去解開黃美英的心結,好讓黃美英能認真的和那些人相處?

 

憑著這份十幾年的感情,金太妍連問都不用問,就知道黃美英的癥結點到底在哪裡了。

 

因為就是在這份十幾年的感情上出了問題!

 

金太妍繞到黃美英面對的那側,在床邊蹲下,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美英。」

 

聽到了金太妍的聲音,黃美英睜開了眼,看見金太妍本人就站在自己眼前,黃美英心底閃過一絲竊喜,本能的就想抱抱金太妍討安慰,但又想到自己的委屈就是來自金太妍,才壓下了自己心底的衝動,朝她皺起眉,「妳來幹麻?」

 

「看看妳。」金太妍微微勾起嘴角,黃美英臉上滿滿的都是對自己的埋怨,伸出手把散在黃美英頰上的髮絲勾到了耳後,「妳幹麻學我窩在房間不出門?」

 

金太妍看到黃美英那裝模作樣的眉頭,忍不住想笑,隨口提出問題,想改變兩人間的氣氛,但那句話聽在黃美英耳裡卻如同一桶冷水,往黃美英心底那小小的歡喜澆了下去,想起金太妍那晚的推拒,一瞬間,就讓黃美英想笑也笑不出來了。

 

「嗯?」見黃美英又閉上眼,金太妍又輕哼了聲。

 

感覺到金太妍的手還在自己頭上輕撫,黃美英雖然知道自己的話可能會傷到她,卻還是開口:「……妳別碰我。」

 

黃美英話一出,金太妍的動作立刻就僵住了,房間內除了彼此再也沒有人在,可金太妍卻還是感到尷尬,扯扯嘴角收回了手,幽幽的問,「美英,妳還在生氣嗎?」

 

「……沒有。」

 

「我們美英生氣是什麼樣子,我會不知道嗎?」

 

「我說了我沒有。」

 

黃美英倔強的連看都不看自己,金太妍有些無奈,身為黃美英心裡的那個人,由她來說服黃美英去相親,是該有多諷刺?可是金恩浩那晚的話,似乎又讓金太妍不得不這麼做……

 

「美英…」黃美英還在生氣,這點是無庸置疑的,但金太妍這次也沒辦法任由黃美英隨心所欲,她可以理解黃秀泰的心情,如果她對黃美英沒有任何想法,那她一定也會為黃美英的人生大事擔憂的,可偏偏……

 

「美英,妳身邊這麼久都沒有人,會長會擔心也是正常的……」

 

黃美英從床上坐起了身,瞪著金太妍,語調不自主的上揚,「我爸擔心,所以妳就急著把我往外送嗎?」

 

她甚至可以接受和金太妍這樣曖昧一輩子,但她壓根無法接受金太妍要把自己往外推的行為!這遠比她和金太妍沒有任何關係要來得傷人……

 

「我沒有。」

 

「沒有?那妳那天幫著他們說話,難道都是我幻聽?」

 

「我不是那個意思,我……」

 

「又不是那個意思了?金太妍,妳就直接跟我說妳到底是什麼意思好了!省得我老為了妳不清不楚的意思難過!」黃美英怒不可遏的就把手邊的枕頭往金太妍身上砸,「妳到底什麼意思啊!」

 

「美英……」金太妍皺起眉,擋開了朝她而來的枕頭,站起身將黃美英摟進懷裡,「不要生氣了好不好?我真的不是那個意思……」

 

黃美英使力將金太妍推開,她渴望金太妍的擁抱,但她要的不是這種出自於為了安撫她、說服她的擁抱!

 

「妳不要碰我!」

 

「美英,妳可不可以不要這樣?」

 

「我怎樣?妳不能接受就走!更何況妳不就是要我去找一個人照顧我嗎?我脾氣再大、再壞,也都用不著妳擔心!」

 

黃美英不可理喻的反應,讓金太妍氣結,她什麼話都還沒說!黃美英為什麼就都不肯聽她解釋?她不希望黃美英為了自己,而跟黃秀泰有所摩擦,金太妍承認自己的想法很消極,但她也了解黃秀泰的脾性!如果坦白,等於是把黃美英推到風尖浪頭上!那她寧可不說破彼此間的感情,和黃美英維持現狀。

 

金太妍咬著唇不說話,黃美英只覺得心裡一陣寒,扯開嘴角,吸了吸鼻子,「金太妍!我喜歡妳!我不相信妳看不出來,可是妳為什麼還要這樣?我以為我在妳心裡不一樣,我真的以為妳對我,和我對妳是一樣的感情……可是,這一切是不是都是我自以為了?」

 

「我……」金太妍急了,伸手又想攬住黃美英,只是黃美英早她一步往後一退,讓金太妍的手直接落了空。

 

「太妍,妳出去吧……」

 

黃美英攤坐在床上下了逐客令,金太妍咬唇,想再說些什麼,但眼看現在的情況根本不適合再和黃美英多說些什麼,只好默默的走向門口,手才搭在門把上又想起什麼似的,回過頭看著黃美英的背影。

 

「美英……」黃秀泰真的是丟了件苦差事給她,但已經答應下來的事情,又不得不轉達,「後天…中午十二點,K&H的那間咖啡廳。」

 

「金太妍!」黃美英瞪大了眸,不可置信的回過頭看著金太妍,都到這個地步,金太妍還要自己去和別人相親?拿起床頭的手機就往金太妍的方向砸,「妳走!」

 

手機沒有砸到金太妍,而是落在了金太妍腳邊,手機螢幕因為過大的衝擊力而碎成一片,金太妍彎下腰替黃美英撿起手機,放回了床頭,又站在床邊了一會,才緩緩開口:「美英,妳一定要去。」

 

「金太妍!」

 

「美英,我是認真的。」金太妍歛起神色,嚴肅地道:「妳一定要去,否則我們的關係……」

 

黃美英握著拳,死死的瞪著金太妍,莫非在金太妍心裡,她們兩人的感情就這麼微不足道?金太妍竟然這麼輕易的就拿這個當作籌碼,只為了逼迫自己妥協?

 

「不要再讓我說一次,妳走!」

 

 

 

 

 

 

 

 

第九次相親,黃美英準時到場了。

 

這次僅僅是為了金太妍。儘管她仍氣著金太妍,但金太妍那天離開前的那句話在她心裡所造成的恐懼,遠遠壓過她對金太妍的怒氣,就算她不能和金太妍攜手到老,她也不願意失去金太妍,她承擔不起失去金太妍的後果,所以,她赴約了。

 

只是……

 

看著已經坐在位置上的金太妍,黃美英坐到了金太妍對面,狐疑的開口:「妳為什麼在這?」黃美英有一瞬間以為金太妍是要來帶自己離開,只是立刻又否決了這個想法,這次金太妍還拿她們的關係來當作籌碼,總不可能還刻意來救她吧?

 

「見妳。」

 

「見我?」簡略的回應讓黃美英心裡浮起了猜疑,聲音不自覺的上揚,「妳是來監督我有沒有確實出席是嗎?」

 

由那參雜怒火的語氣知道黃美英又誤解自己,金太妍無奈地開口:「不是……」

 

「不然還有其他理由嗎?」不想在公開場合和金太妍起爭執,黃美英深吸一口氣,試圖壓抑下胸口那股怒火。

 

「我說過……」金太妍頓了頓,「妳不來的話,我們的關係……」

 

「……」同樣的話出現第二次,黃美英幾乎就快壓抑不住喉頭的酸澀,她會在把金太妍轟出家門後,卻還是聽話的出現在這裡,不就都是為了金太妍那句話?

 

金太妍握握拳,為接下來要說出口的話感到緊張,深吸一口氣,鼓起勇氣地開口:「要是我從小喜歡到大,花了好幾年等著她從國外畢業回國,甚至還為了她推掉、躲掉好幾個優質對象的人,不來和我見面相親,我們的關係就真的不用改變了。」

 

「妳……」愣愣的看著金太妍,腦袋一時間轉不過來,金太妍這話的意思……?

 

「對不起,吃飯那天沒有追上去,因為我不知道我能不能負責妳的未來。」金太妍站起身,走到黃美英面前,雙手撐在黃美英的椅子扶手上,將黃美英圈在自己的範圍下,直視著黃美英的雙眸,「我真的很害怕,我怕妳的未來因為我走得太辛苦,怕妳的未來因為我而不光明。那天我爸和我說的時候,我也很生氣他們要我這麼做,甚至很不服,為什麼在他們心裡我從來不是個選項?所以我問他:『如果我能負責,是不是就可以了?』,我爸只是笑,沒有回答,我猜不出我爸的意思,也看不出來他是不是反對我的感情,只是如果連我爸都不同意,我更不可能開口要妳待在我身邊,因為那只會讓妳受苦。」

 

「那、那為什麼……」

 

「那天妳在房裡說的話,我很抱歉讓妳這麼誤會,可是我希望妳知道,我真的沒有想把妳推給任何人的意思,如果只是去做做樣子就能讓會長安心,那我願意維持這個表面,我不想妳因為我而跟會長起了爭執,不管是什麼樣的事情,只要是會讓妳不快樂的,我都不希望會發生。」

 

金太妍的額抵在了黃美英的頭上,嗓音又低了低,「可是我後來才明白,我爸笑而不答的意思,我想他只是要我自己想清楚吧?如果連我自己的心志都這麼不堅定,那我憑什麼說我要照顧妳?憑什麼成為妳攜手終生的人呢?」

 

「我說我怕未來的路不光明,但我才明白,妳只有在我身邊才會燦爛,那這樣妳就會更加的閃耀,那麼就算再黑再困難的路,都會被妳照亮的,所以我不怕了。」金太妍放開了扶手,伸出手緊緊的將黃美英納入懷裡,「有黃美英的金太妍,就什麼都不怕了,什麼都不怕的金太妍,可以負責妳的未來。」

 

「妳很討厭……」金太妍的溫柔向來就不是黃美英抵抗得了的,加上金太妍的這番告白早就逼得黃美英只能棄械投降,不顧一切的伸出手用力反抱住金太妍,弱弱的在她耳邊控訴著。

 

「我知道。」金太妍勾起了這幾日以來第一個真心的笑容,「所以我帶了賠罪禮,不要生氣了好嗎?」

 

「什麼賠罪禮?」

 

「金太妍。」金太妍稍稍拉開了點距離,臉上寫滿了誠懇。

 

「金太妍?」黃美英納悶的重覆了一次金太妍的話。

 

「嗯,金太妍。」金太妍點點頭,伸手捧住了黃美英的臉,唇瓣緊緊的貼上了黃美英的。

 

 

賠給妳的是金太妍。

 

我把金太妍的一生送給妳,說好了,章也蓋了。

 

不允許拒絕了。

 

 

 

                        

【小番外】

 

 

在某個陽光明媚的午後,黃美英趴到了正賴在沙發上頭的金太妍背上,問出了她壓在心底許久的疑問,「為什麼那天是妳來?我原本的相親對象呢?」

 

「呃…」突來的重量讓金太妍悶哼一聲,「我請會長推掉了。」

 

腦海浮現當時黃秀泰錯愕的表情,再到後來一副想怒卻又不知如何發洩的模樣,金太妍至今都還心有餘悸,她也不曉得當時自己哪來的勇氣,會直接跟黃秀泰出櫃?不過看著黃美英,金太妍便有了答案,她的勇氣全都是來自一個叫黃美英的女人。

 

「請我爸推掉?他怎麼肯?」

 

金太妍不安分的動了動,察覺到金太妍想要翻身的黃美英撐起了自己的上半身,如願翻過身和黃美英面對面的金太妍,伸手抱住黃美英,又將黃美英的重量全數壓到了自己身上,才滿意的哼了哼,「我跟他說美英只愛我,所以請讓我去吧──」

 

金太妍一直不願意和黃美英確立關係,是因為想保護黃美英,不想把黃美英推到黃秀泰面前承受那些她認為可以避免的傷害,但她的行為反倒在無形之中傷害了黃美英,再後來,金恩浩那富有涵義的笑容,才讓她驚覺,如果她早有不管以什麼身份都要和黃美英在一起一輩子的決心,那就不能這樣一直逃避下去。

 

這樣消極的作法會傷害黃美英,也會消磨掉她們之間的感情。

 

再說了,她一股腦的認為在一起等於推黃美英去承受風雨,但全忘了這整件事情,還有人可以解決。那就是她──金太妍。

 

所以她才會在黃秀泰再次提起這件事情的時候,不再迴避,主動的坦承了自己,和黃美英的感情。

 

 

「少騙我了。」

 

「我說真的,我跟會長說,美英心裡有人,不管再怎麼替妳介紹對象全是徒勞。」金太妍笑了笑,「後來會長問我說是誰,我就說了,是我金太妍。」得意的又哼了兩聲。

 

黃美英撐起頭,無法相信金太妍竟然就這麼和自己父親出了櫃,「妳說真的?」

 

「我發誓,是真的。」手摸上黃美英的後腦勺,來回撫過,「我說過我不想讓妳不開心,只要任何會讓妳不開心的事情,我都不希望會發生。對不起,美英,我應該早點想通的,平白無故讓妳不開心這麼久。」

 

「妳也知道?妳知道我因為妳那天在房裡說的話有多難受嗎?」想到那天金太妍彷彿威脅的話,黃美英心裡就一股氣。

 

金太妍縮了縮肩膀,弱弱的開口:「不是啊,我說的也沒錯啊!」

 

黃美英瞪了金太妍一眼,「哪裡沒錯?」

 

「就真的啊,妳不會是要我在那種情況下跟妳告白吧?所以如果妳不來,我們的關係就真的不可能從朋友變成情人啊!」金太妍睜大眸,如果在那種情況告白還被黃美英答應,以後回想起來一定會很想死的!哪有人第一次告白是在吵架的時候啊?

 

「所以妳沒錯?」

 

「我、我……」

 

「嗯?」

 

「……我錯了。」

 

「看在妳這次有反省,而且還知道要和我告白的份上,就給妳獎勵吧!」

 

「獎勵?」金太妍挑挑眉,眼裡閃爍著星芒,對黃美英口中的獎勵很感興趣。

 

沒有再回答金太妍,黃美英撐起身,低頭獻上了自己吻,一下又一下的輕啄,直至金太妍環上自己的腰與自己交纏。

 

 

 

 

祝黃美英二十八歲生日快樂!

希望妳往後的日子可以一天比一天更快樂

然後用妳的笑容繼續狙擊我們的心吧-----!

生日粗咖!

(而且這是我們小公主才有的粉色特殊待遇啊XDDD)

 

 

好了,這就是傳說中(?)的一萬二

自己在做最後檢查跟修改的時候,滾輪滾到自己都覺得很煩XDD

中間也一度想說算了不要檢查了

但每次打文章都在半夜,打到後來都昏昏沉沉的,不檢查好像也不行

而且就算改一次,再看第二次也還是會有東西可以改

(通常都是看幾次就會改幾次,一直改到我發文前一刻.........)

 

 

另外想提一下文章名的事情,因為我覺得有點蠢  哈哈哈哈

起初我是訂成「第十次相親」

是因為國父革命十一次才成功,但我覺得十一次太多了.....

後來想想,不對!我應該把數字設成九才對啊!(因為太妍的9)

所以就檢查了文章,想看哪次的相親可以刪掉

可是覺得有點困難,就想說要不要乾脆算了,十就十吧!

不過後來發現我漏掉一個數字

所以從頭到尾就只有九次而已(頓時間覺得天助我也啊~)

但我現在突然想到……這不是美英生日嗎?要也是八吧?我設九幹麻???

 

這就是有點蠢的文章名小故事。

 

以下,是文章內的服裝示意圖XD

 

 

12377993_1004529309600627_4946171617002302595_o.jpg11880658_517881145044935_608514600088233408_n.jpg

被金太妍丟到一邊的禮服        黃美英過分招搖的服裝

 

 

6c68c1a3gw1eevvtzbyh9g209q09xqv8.gif

金太妍實際穿的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bisoo 的頭像
bisoo

以妳為名

biso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Ball914
  • 粉紅小公主生日快樂~~
    一早看到賀文真的很滿足
    幸好太妍肯向長輩表達真正心意
    否則小公主就會很失望

    Ps我以為番外會有微h~

  • 一年365天SONE都希望能夠給她們滿滿的愛
    尤其在種值得慶祝的日子,就更只允許小公主得到滿滿的愛啊!!

    再說小公主連SONE都會想捧在手裡了
    更何況是十幾年的親親愛人呢(笑
    怎麼能讓小公主繼續傷心下去!

    嚴格來說,番外是有H呀
    不過是微、微微微微H
    最後那句話說的與之交纏
    就是身體與身體的交纏呀哈哈哈哈哈哈

    bisoo 於 2016/08/03 01:45 回覆

  • 睡神
  • 天啊!還好最後太妍有想通
    要不然美英就要被自己老爸賣給其他男人了

    我們美英 生日快樂
  • 雖然我把美英爸寫得好像很膚淺一樣
    但其實他很愛美英的
    否則不會在太妍出櫃坦白的時候,自己生氣卻不發脾氣而已
    那就是因為他明白太妍對美英而言多重要
    所以才會一邊糾結但又一邊把相親對象給打發走呀~

    bisoo 於 2016/08/03 01:37 回覆

  • 小洋蔥
  • 拍拍手^^ 兩人對視 吵架那段
    我特別喜歡~感覺情境整個出現在腦中

    知道自己是愛他 但又不敢
    怕不能接受,自己沒辦法給對方幸福
    愛情真的很偉大T T
  • 我真的很喜歡把黃美英這頭小獅子,描述得跟小貓咪一樣哈哈
    被困在底下無法逃脫的模樣,實在是太可愛了XDDDD

    bisoo 於 2016/08/03 01:43 回覆

  • SAMEFISH
  • 生賀很甜,和帕尼一样甜hhhhhhh
  • 我都要因為黃美英得糖尿病了嗚嗚

    bisoo 於 2016/08/03 01:39 回覆

  • 小B
  • 生賀好甜><
  • Taeny給了我很多糖
    所以身為Taeny控的我得給點回饋XD

    bisoo 於 2016/08/03 01:4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