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eb91aa8-03c8-485e-9286-49b06b06eec6ee1a57t042813fb.jpg

 

 

 

正值午休時間的教室一片寂靜,只有從天空落下的雨滴所發出的滴答聲響,窗外那棵能在夏日替他們擋去大半豔陽的大樹,也不斷被風吹出沙沙沙的聲音。

 

如果要林允兒說,這種天氣就是最適合睡覺的時候了,而大家也總是在午休過後的第一節上課時,睡得昏天暗地的不肯抬頭,每每都要老師下令讓大家起身做個伸展運動,大家才會慢慢地從迷濛的意識中清醒。

 

但此時的林允兒卻沒有半點倦意的,趴在桌側著頭,清澈的雙眸睜得圓圓的,望著坐在自己左手邊的人。

 

那人閉眼微張著嘴,靜靜的趴在桌上小憇著,看著那兩道微微皺成八字形的眉毛,林允兒總想問她,她明明就已經夠完美了,為什麼還老是要挑戰校規,在眉毛上多加描繪呢?

 

但每次看著她那張冷若冰霜,散發出生人勿近氣息的臉,林允兒就不好意思提出疑問,再說,她也不好意思告訴她,自己覺得她長得很好看。

 

 

一直到結束午休的鐘聲響起,任課老師走進教室拍起手製造噪音讓底下還昏昏欲睡的學生清醒,那人才心不甘情不願的撐起頭,但方才只是微攏的眉頭,已經很很的皺起,儼然就是不滿台上的人打擾她的睡眠。

 

林允兒勾起嘴角,一隻手伸進了抽屜撈了一會,才從裡頭拿了片巧克力,輕輕的扔到明明已經坐正卻不肯睜開眼的人桌上。

 

聽到有東西落下的聲響,她才微微睜開眼,斜斜地看了林允兒一眼,見林允兒一臉害臊的把頭撇開,她才把桌上的巧克力包裝拆掉,扔進了嘴裡,嘴角有著林允兒沒發現的淺淺、淺淺笑意。

 

 

 

 

 

鄭秀妍因為父母工作的關係,在升上高中二年級的那個暑假,轉學到了林允兒班上。第一次見到林允兒,是她為了融入班級而選擇提前去暑修的時候,鄭秀妍還記得,那天的天氣異常的炎熱,幾乎可以算得上那個夏日最炎熱的一天了。

 

掛在天花板上的電扇還嘎吱嘎吱的作響,卻也沒辦法替人驅散半點熱氣,搞得鄭秀妍也有些躁鬱,十分後悔自己為了能融入班級,而選擇在這種天氣裡坐在悶熱的教室裡受苦受難。

 

在上課鐘響十分鐘後,鄭秀妍終於受不了的把頭髮高高綁起,她雙手還握著髮絲,就看到林允兒一派悠閒的從外頭晃進的教室裡頭,然後在自己右手邊空了好幾天的位置上坐下。

 

鄭秀妍知道林允兒看見她時很驚訝,因為林允兒的眼底就寫滿了這種情緒,再說,林允兒一副深怕她不知道的模樣,下一秒就拉了前面的同學問了自己是誰的問題。

 

 

開學之後,鄭秀妍也能夠把班上同學的臉和名字,甚至連興趣都記得了七八成,鄭秀妍才發現一直坐在自己右手邊的這個林允兒,似乎常常在偷看自己。

 

可是每當她將視線投向林允兒,想問林允兒是不是有偷看人的怪癖時,林允兒就會慌張的將視線撇開,不敢與自己對視。

 

前幾次,鄭秀妍都被林允兒欲言又止的模樣給搞得心煩氣躁,想著她有話直說就可以了,何必老是這樣偷偷看著自己又裝沒事?不過後來,鄭秀妍偶然聽見了別人和林允兒的對話。

 

她聽見對方問了林允兒覺得自己怎麼樣,林允兒起先不肯回答,後來才支支吾吾的說出,她覺得自己很漂亮的回應。

 

那個時候,鄭秀妍才明白,原來林允兒老是盯著自己看,是因為覺得自己長得好看,所以才會在自己看向她時有那樣的反應。

 

根本,就是害羞了。

 

林允兒嬌羞的樣子,總是讓鄭秀妍的嘴角翹得高高的,所以鄭秀妍乾脆一改愛待在教室發懶的習慣,開始在林允兒身邊打轉,故意緊緊勾住林允兒的手臂,讓彼此毫無間隙的貼近,然後,看著明明是班上人人警告她千萬別逗弄的腹黑小鬼,被自己弄得一臉慌張不知該如何是好的模樣。

 

 

不過,鄭秀妍其實沒想過會和林允兒成為形影不離的關係,她當初只是喜歡看著林允兒被自己逗弄的模樣,所以才會黏著林允兒不放,但一開始這麼做的時候,鄭秀妍隱約也明白會有什麼結果,所以對於她和林允兒如此緊密的關係,也就抱持著順其自然的心態看待。

 

鄭秀妍真正始料未及的事情是……

 

 

 

那年寒假,他們學校二年級聯合辦了一個小旅行,結束一天行程各自回房的同學們洗完澡後,又拎著學校明文禁止,就連法律都不允許他們飲用的啤酒到了她們房間,一屁股的在床和床中間的地板坐下,邊嚷著不醉不歸的話,邊將易開罐打開,一罐一罐的擺到大家面前。

 

後來不知道是誰提議的,一群人開始玩起的真心話大冒險的遊戲,當時鄭秀妍一聽到這提議,立刻就躲得遠遠的不肯參與,原先其他人還打算把鄭秀妍給拉下水,但在鄭秀妍板著臉狠狠瞪向他們的時候,就迅速嚥下剛到嘴邊的話。

 

所以現在整間房間,唯一清醒的只有鄭秀妍。

 

時間已經過了午夜,但已經微醺的同學似乎也沒有回房的打算,鄭秀妍發現自己心裡有股無名火在燃燒,明天一早就要集合,何況她又是個重睡眠的人,她竟然還得浪費她的睡眠時間來看這幾個人玩鬧。

 

 

「姊姊,妳不舒服嗎?」

 

在鄭秀妍黑著一張臉,把所有停留在她們房間的人給轟回各自的房間,一直跟在鄭秀妍身後移動的林允兒,才歪著頭發問。

 

「沒有。」鄭秀妍睨了林允兒一眼,林允兒身上的淡淡酒氣讓她覺得不大舒服,把林允兒往浴室的方向推過去,「去洗澡。」

 

「咦?我剛洗過了!」

 

「可是妳現在很臭!」

 

 

 

「姊姊,姊姊,姊姊!」

 

「呀!林允兒!妳過來幹麻!」

 

簡單沖過澡的林允兒一離開浴室便直直的往鄭秀妍走去,似乎全然忘記屬於自己的床鋪在另一頭,迅速的爬上鄭秀妍的床,而鄭秀妍一察覺到床鋪的下陷便轉過身看她,只是還來不及有其他反應,就聽到林允兒接連喊了好幾聲。

 

 

「姊姊,姊姊,我們一起睡嘛──」林允兒笑得諂媚,嗓音也有些黏膩。

 

「不要!這是單人床!而且妳有床不睡,跑過來幹麻!」鄭秀妍正打算將林允兒推下床,卻也趕不上林允兒抱住自己的速度,忍不住又喊出聲,「放開啦!很熱!」

 

「不要,不要。」林允兒把鄭秀妍牢牢的困在懷中,不管不顧鄭秀妍的反抗,在鄭秀妍頭上蹭了幾下才發出滿意的嘆息,「姊姊,她們都說我是幸運的傢伙,所以我是幸運兒,是幸運兒對吧?」

 

「……」鄭秀妍停下了掙扎,她這時候才認清林允兒喝醉的事實。

 

不曉得該說是剛才那些人的運氣太差,還是林允兒真的是被上帝眷顧的孩子?玩了好幾輪的遊戲,林允兒輸的次數根本寥寥無幾,因為輸了遊戲而被懲罰喝酒的都是其他人,只不過這也導致後來,林允兒只要輸了,所喝下的懲罰幾乎都是其他人的兩三倍。

 

「對對對,是幸運兒。」鄭秀妍現在只想趕快安撫眼前的醉鬼,好讓自己能趕快睡覺。

 

「我一直贏他們,很幸運對不對!很幸運!」林允兒的手收得更緊,停頓了一會,才把內心的好奇問出口,「可是好奇怪唷,我覺得能認識姊姊已經是把我這輩子的運氣都用光了呀!為什麼我還一直贏啊?」

 

鄭秀妍這時才抬頭看著林允兒,腦袋還沒完全消化林允兒的話,林允兒就猛地低下頭與她四目相交。

 

「姊姊,姊姊,我一直都沒跟妳說……」林允兒閉上眼,微微嘟起嘴,兩道眉也緊緊的聚攏在一起,再睜開眼就衝著鄭秀妍笑得癡傻,「妳好漂亮哦!好漂亮!」

 

「……嗯。」被林允兒這樣直接的稱讚,鄭秀妍頓時就害臊了起來,明明她早就知道林允兒會偷看她的事情啊!怎麼現在才覺得害羞?

 

 

雖然腦袋昏昏沉沉的,但林允兒還是發現鄭秀妍那難以察覺的意思羞澀,呵呵的笑出聲,那副嬌羞地模樣讓林允兒再也忍不住,低頭朝鄭秀妍抿緊的粉唇輕啄了下。

 

轟地,鄭秀妍的腦袋一下就炸開了,她、她現在是被林允兒強吻了嗎?

 

「姊、姊姊不喜歡嗎……」見鄭秀妍不可思議的瞪大雙眸,林允兒突然有些慌張,咬著下唇看上去有些委屈。

 

「我……」雖然是被強吻的人是她,但林允兒這模樣又讓鄭秀妍不忍心指責。

 

只是,林允兒的下一句話和舉動,就讓鄭秀妍後悔她沒有把人推下床。

 

「可是、可是姊姊的嘴唇看起來好像很好吃……」林允兒微微皺起眉,很認真的描述內心的想法,又低下頭輕輕咬了下鄭秀妍的唇,才改用吸吮的方式細細品嚐著,直到她滿意才將兩人拉出距離,笑得燦爛,「姊姊的嘴唇軟軟的,甜甜的,真的很好吃!」

 

 

 

 

鄭秀妍冷冷的看著離她離得遠遠的林允兒,從早上起床到現在,林允兒就連話都沒跟她說上半句,就連瞎子都看得出來林允兒在躲自己,想到這,鄭秀妍忍不住哼了兩聲,被強吻的人可是自己!林允兒憑什麼一副小媳婦受委屈的模樣啊?

 

不過氣歸氣,鄭秀妍同時也鬆了一口氣。畢竟她從來沒想過林允兒會那樣做,原本她還想用林允兒只是喝醉的理由來解釋,只是林允兒一起床看到她就慘白著一張臉,再後來就見她如見鬼般的在逃離自己身邊,鄭秀妍就根本沒辦法騙自己林允兒只是喝醉而已。

 

如果林允兒對自己沒任何意思,大可和她道歉說是發酒瘋就好了,但從林允兒的反應看來,根本就是對自己有別的情愫存在啊!所以別說林允兒,就連她也需要一些時間跟空間來思考。

 

 

只是,當聯合旅行結束後又過了七天,林允兒都還是如事發隔天的那般躲著她,鄭秀妍就完全失去耐心了。

 

 

「呀!」

 

在教室的人聽到放學鐘響後都走得差不多,只剩下林允兒還慢吞吞的收拾書包的時候,鄭秀妍才從教室外走到林允兒的桌前,一隻手啪地拍在林允兒桌上,惹得林允兒狠狠的抖了一大下,抬頭看到手的主人是鄭秀妍,臉上更是被驚恐的情緒給佔滿。

 

「呃、呃……姊姊,怎麼了嗎?」

 

「什麼怎麼了?這問題應該問妳吧?」

 

鄭秀妍瞇起眼盯著林允兒像隻待獵捕的小鹿,驚慌失措全寫在臉上,但又保持著一絲冷靜試圖從眼下危險的情況逃脫。

 

但她,鄭秀妍,雖然慵懶的像隻貓,但跟獅子一樣是屬於貓科動物,怎麼可能輕易的就讓眼前的獵物給脫逃!

 

尤其經過這幾天下來,鄭秀妍發現她根本沒辦法接受林允兒不在自己身邊,而是跑去跟別人勾肩搭背,明明就自己跟林允兒比較好!憑什麼那些人可以被林允兒這樣勾著、拉著,自己卻只能淪落到被林允兒躲著的情況?

 

頭幾天,鄭秀妍想過會有這樣的想法,是不是純粹是出自於友情的吃醋?只是後來的某次午休,鄭秀妍反常的沒有利用時間補眠,而是撐著頭,看著坐在自己右手邊的林允兒側著頭趴在桌上睡著。

 

睡夢中的林允兒,似乎有些口乾舌燥的伸出舌舔舔唇,而這一伸,讓鄭秀妍把注意力放到了林允兒唇上,看起來,好像真的像林允兒說的,很好吃……腦海突然閃過了這一個想法,鄭秀妍才忽然意識到,她真的不排斥林允兒的吻,相反的,她似乎有想要再次品嚐的念頭。

 

所以,她得親自把這個逃離自己身邊多日的小鹿給抓回來才行。

 

 

「妳是不是喜歡我?」不想在和林允兒打迷糊仗,鄭秀妍單刀直入的切入重點。

 

林允兒瞪大了眼,用力的搖晃著頭,結結巴巴地道:「姊姊、姊姊妳說什麼啊……」

 

「妳覺得我漂亮?嗯?」鄭秀妍見林允兒又要搖頭,眼睛更瞇了瞇,威脅似地看著林允兒。

 

「我、我……」深知自己不能再口是心非,林允兒才垂下頭,小聲地開口,「對……」

 

「所以妳喜歡我?」

 

「覺得妳漂亮跟喜歡沒關係吧………」林允兒怯生生地問。

 

「所以,妳喜歡我?」鄭秀妍翻了白眼,實在不想聽林允兒又說一些模糊焦點的話。

 

 

「我、我……」

 

林允兒始終低著頭不敢與自己對視,只是不斷的重複同一個字詞,也回答不出鄭秀妍的問題,鄭秀妍在心裡冷哼了聲,這模樣還好意思說沒喜歡她?她要是信了林允兒,她就是傻子!

 

「妳覺得能遇見我很幸運?」鄭秀妍勾勾嘴角,盯著林允兒的頭頂,見林允兒的頭似乎又有往下的趨勢,繼續問,「妳覺得我的嘴唇很軟?很甜?很好吃?」

 

嗚……不要再問了!林允兒羞得就想在地板上鑿個大洞,好讓自己有個地方能躲起來,不用再接受鄭秀妍的審問!

 

那晚強吻的行為,在她隔天一清醒就立刻浮上腦海,轉頭又看到被她抱在懷裡的鄭秀妍,林允兒當下想死的心都有了,她是喜歡鄭秀妍沒錯,可是她不知道鄭秀妍會不會接受這樣的感情,所以也沒想過要和鄭秀妍告白,她怎麼會喝了酒就強吻人家啊!自己酒醉就算了,但是鄭秀妍當時是清醒的啊!嗚嗚怎麼辦,鄭秀妍一定討厭她了啦!

 

不敢面對鄭秀妍,林允兒只好離鄭秀妍離得遠遠的,再加上隔天鄭秀妍盯著她看的眼神,裡頭似乎有著滿滿的殺意,更讓林允兒驚得不敢靠近她半步,也就連帶的在之後回到學校的日子,都不敢像以往那般的和鄭秀妍肩並肩走在一起了。

 

為什麼不讓她酒後失憶呢?這樣她還比較輕鬆!嗚嗚……

 

 

「所以,妳喜歡我,對嗎?」

 

「對、對啦!」這句話鄭秀妍已經問了不曉得幾次,林允兒終於認清鄭秀妍是不問到答案不會罷休的,眼一閉、牙一咬、心一橫,話就這麼衝出口,但不到幾秒又想起強吻事件,急忙揮揮手,濃濃的擔憂和話一同出口,「妳、妳不要介意好嗎?……我那天真的不是故意的。」

 

見林允兒一副上戰場的模樣,鄭秀妍終於笑出聲,惹得林允兒有些納悶的望著她,才開口:「妳不是說妳是幸運兒嗎?妳就不能有自信一點?」

 

「呃?」

 

鄭秀妍俯下身頭靠在林允兒耳邊,林允兒的眼眸隨著鄭秀妍的話逐漸睜大,完全無法相信鄭秀妍在自己耳邊說出的話。

 

 

「我說、我喜歡妳哦。」鄭秀妍嫣然一笑,拉著林允兒的衣服領子把人帶到自己眼前,低下頭伸出紅嫩的小舌在林允兒唇瓣上掃過,「允兒也是甜的。」

 

 

 

 

啊,就說了我真的很幸運啊……

 

竟然,能被自己所愛的人也同樣愛著。

 

 

 

 

 

【後來】

 

「呀!林允兒!為什麼妳又抽到第一排的位置!!!!」

 

「嗚嗚,這不能怪我啊,我就說能遇到秀妍,已經用光我的運氣了啊!!」

 

 

 

 

 

 

 

 

 

從認識妳們的第一天開始,我就有這種感覺了

 

好幸運。

 

雖然晚了幾步才見到妳們

也還沒能把關於妳們的所有給一一瀏覽

但我相信,妳們的所有,絕對比我現在所能看見的更加美好

而能認識妳們的我,又是極其幸運?才能夠在這樣的角度看著妳們。

 

真的好幸運。

 

能愛上這樣的妳們,能讓這樣美好的妳們給愛著。

 

 

因為九週年這天我沒辦法用電腦,所以二號這天就先設定預約發文了

不過雖然文章還沒顯示出來,但其實看得到分類有顯示數量(大概就是一個劇透的概念)

所以,有人有事先發現分類有變多嗎XD?

 

週年賀文總計三篇,所以接下來,請在早上十點十八分以及晚上八點零七分的時候,再來看賀文吧!

 

 

13f43bb0-954e-442a-ad76-0f0165116d8dfa1a99t04294815.jpg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bisoo 的頭像
bisoo

以妳為名

biso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小洋蔥
  • Wow~
    我的也是甜的哦(指自己
    哈哈哈 我也要一起
    這算是中長篇?
    好看~期待喔
  • 很抱歉讓你失望了
    它是短篇呀,是短篇XD(所以已經END了)
    賀文是獨自分開的故事,一點關連性都沒有
    我只是想把飯上少時的起承轉合打出來
    所以就把這三對扔出來了XD

    bisoo 於 2016/08/22 04:05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