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0714-girls-generation-snsd-new-picture-from-photobook-the-best-the-best-japanese-album-type-f-by-mayurism123-3.jpg

 

 

 

「啊──順圭,我回來了。」

 

「歡迎回家。」

 

聽到玄關傳來崔秀英的聲音,李順圭扔下闖關到一半的電動,匆匆的跑到門口來迎接崔秀英。這是她和崔秀英合租房子後才養成的習慣,而這全都是因為崔秀英一句無心的話。

 

最一開始的李順圭,根本不可能為了迎接崔秀英,而選擇拋下她視為生命的電玩,所以在聽到崔秀英開門後的那句話,李順圭也還是懶洋洋的躺在沙發上動也不動,就連正眼都沒給崔秀英一個。

 

接著,就聽到崔秀英可憐兮兮的聲調喊著,『順圭啊,我回家了,我回家了。』

 

李順圭才勉強從電動上頭挪出了一隻手,向崔秀英擺擺,『啊,知道了知道了!』

 

 

洗完澡的崔秀英連頭髮都還沒吹乾,就急急的坐到沙發打開電視收看著她每天都會準時收看的連續劇。

 

而那時候電視裡頭,剛好就演到了主人公在回家後,有朝氣的往屋子裡一喊,女主人便笑盈盈的走向他,接過主人公的外套和包包,說,『歡迎回家』的畫面。

 

看著崔秀英流瀉而出的羨慕,李順圭一瞬間有崔秀英在暗示自己的感覺,但她立刻便否決了這個可能。因為下一秒崔秀英看到女主人備好的整桌菜,就開始興奮的嚷著,『順圭,那看起來好像很好吃!』一手還用力的抓住她的手腕晃啊晃,一點都沒有上一秒還在羨慕人的樣子。

 

但她還是把這樣子的崔秀英看進心裡了。因為不經意透露出的羨慕,更證明了崔秀英內心的渴望,也就所以在往後的日子,李順圭都會在崔秀英回家時,站到門邊和她說一句,歡迎回家。

 

 

「順圭,我好餓哦。」見李順圭站在原地沒了魂,崔秀英走到她面前,輕輕的把下巴擱在了她的頭頂上。

 

崔秀英說話而造成的聲帶震動,一路從李順圭的頭頂傳到了耳裡,李順圭才發現眼前一片黑,忍不住想伸手推開崔秀英,卻在舉到一半時打消了念頭,「……妳要吃什麼?」

 

崔秀英笑了兩聲,「紫菜包飯!」

 

得到點菜許可的崔秀英心情突然好了起來,離開了李順圭,衝著李順圭揚起有些傻愣的笑容,才哼著小調拎起脫下的外套和包包進了房間。

 

 

沒有崔秀英遮蔽視線的李順圭,這才看到了玄關的花瓶,已經多了幾朵鮮黃色的花。

 

李順圭和崔秀英認識幾年後,才耳聞崔秀英有在買花的習慣,這年頭有這種閒情逸致的人不多,所以這種習慣聽起來特別不真實,李順圭也就沒放在心上,直到兩人同居後,她才有機會親眼見證這個習慣。

 

只是她和崔秀英也認識九年了,她至今還是搞不懂,為什麼崔秀英會喜歡那種中間有一堆像蜜蜂屁股的東西的大黃花。

 

 

李順圭想,大概是因為和崔秀英老嚷著的那句話有關係吧。

 

 

 

 

李順圭第一次聽到崔秀英說那句話的時候,是在自己因為和另一半分手而哭得死去活來的時候。

 

崔秀英當時只是抱著筆記型電腦和零食坐到了她身邊,一手攬住自己的肩膀,一邊說著:『一覺醒來,太陽還是會在天上的。』然後把李順圭的頭往自己肩上壓了壓,不再理會李順圭的哭啼,逕自的用電腦放起那時候當紅的鬼片,看得入迷。

 

李順圭抬頭看著崔秀英專注的側顏,心裡滿是不解,崔秀英這反應該是看到好朋友失戀有的行為舉止嗎?妳好朋友在妳旁邊哭哭啼啼的,結果妳不出聲安慰,反而在她旁邊看鬼片?

 

儘管李順圭到現在還是不理解崔秀英的行為,但那時候,李順圭滿是傷痕的心,確確實實的被崔秀英沒有邏輯的行為給稍稍治癒了,吸吸鼻子,李順圭抱著腳在崔秀英的肩膀找了舒服的位置,安穩的進入夢鄉。

 

 

 

『吶,反正睡一覺醒來,太陽還是會在天上啊。』

 

後來,只要遇到難解的問題時,崔秀英總是不慌不忙的這樣說。

 

李順圭明知崔秀英的這句話任何實質幫助都沒有,但那顆因為困難而浮動的心,總會莫名奇妙的因此而沉靜。

 

 

 

 

李順圭一手提著印有某超市商標的袋子,一手抱著剛從花店買回來的向日葵花束,不禁幽幽的嘆口氣,她本來可沒有像崔秀英的那種閒情逸致,買花什麼的,向來都是崔秀英在做的,只是最近,崔秀英回家的時間越來越晚,就連該買花的日子都忘記了,看到在玄關日漸枯萎、失去風采的黃花,李順圭就覺得心情受影響,也才會決定替崔秀英買上一回。

 

 

雙手上的重量讓嬌小的李順圭有些吃不消,李順圭一邊在心裡臭罵自己剛出超市時,就不該為了節省車費而選擇步行,又一邊咒罵著最近晚歸的崔秀英,如果不是崔秀英,她至於一個人去採買兩人份的生活必需品嗎!

 

李順圭皺著鼻子哼哼唧唧的碎念,還是認命的繼續邁開步伐往自家的方向走,但卻在距離社區大門不到十公尺的地方停了下來

 

崔秀英。李順圭看到崔秀英兩手插在外套口袋裡頭,隔著一台車子和對面的一個男人在交談些什麼,但因為距離的關係,李順圭不但聽不到,也沒辦法靠嘴型去分辨兩人的對話內容。

 

李順圭瞇起眼看著他們,崔秀英不知道說了什麼,男人的聲音一瞬間變大了些,但隨即又降低了音量垂下了頭,過了好一會才抬起頭,繞過車子走到崔秀英面前,又說了幾句話,最後把崔秀英擁入懷裡,崔秀英則是任那個男人抱著,沒有推拒,也沒有回應。

 

 

「啊,順圭。」看著遠遠走來的嬌小人影,崔秀英心裡一驚,但很快的穩住了心緒,朝著李順圭勾起笑容,看到李順圭懷裡的花束和手上的購物袋,崔秀英沒有猶豫的拿走了購物袋,才開口,「順圭怎麼會去買花?」

 

李順圭無言的望著崔秀英,看來這人真的把買花的日子忘得一乾二淨了,「妳的花都死光了。」

 

「最近公司太忙了,忙到我都忘了。」崔秀英笑了兩聲,才從包裡拿出鑰匙,替兩人開了門。

 

 

 

站在崔秀英的房門,李順圭顯得猶豫不決。

 

以往,崔秀英總是會在下班時間後的一個小時內回家,並且剛開門就會嚷著她回來了,讓她出去歡迎她,還會一邊在玄關的那個小花瓶上,換上她每隔幾天就固定會買回來的向日葵,一直、一直都是這個樣子。

 

可最近的崔秀英實在太不對勁了,晚歸姑且還可以用留在公司加班來當作理由,但就連向日葵都能被崔秀英忘得一乾二淨,李順圭就實在不曉得還能有什麼原因了?再加上,李順圭仔細回想起來,才發現這幾日的崔秀英,身上好像都壟罩著一股說不清、道不明的情緒。

 

最後,李順圭還是敲了崔秀英的房門,得到了回應才推開門。

 

「怎麼了?」崔秀英背靠在床頭櫃,看到李順圭進來,把手上閱讀到一半的書籍闔上。

 

「……今天可以一起睡嗎?」

 

崔秀英這才發現李順圭拎著枕頭,有些疑惑,卻還是應了聲,「好。」

 

 

眼睛適應了關燈後的黑暗,李順圭把臉都藏在了棉被裡頭,只露出雙眼盯著崔秀英的睡顏不放。李順圭覺得自己也有點奇怪,她是擔心崔秀英沒錯,但為什麼她現在的心情反倒像是需要被安慰的人呢?李順圭想著,又往崔秀英靠近了一點。

 

「睡不著嗎?」察覺到李順圭的動作,崔秀英輕聲問著,順勢將手搭上了李順圭的腰,想藉由這樣的動作讓李順圭安穩的入睡。

 

「有一點。」

 

李順圭的聲音聽起來悶悶的,崔秀英睜開眼才發現只是因為李順圭的嘴被埋在棉被底下,但又想到李順圭這反常的行為,還是開口問,「順圭心情不好嗎?」

 

「…沒有。」李順圭想了一會才回答,她只有覺得心臟堵堵的,應該不算是心情不好吧?

 

「那怎麼想要一起睡?」崔秀英的聲音聽上去有幾分笑意,「之前我要跟妳擠,妳可都是把我踹下床的啊!」

 

「妳心情不好嗎?」少說認識也有九年了,何況朝夕相處的生活在一起也有好幾個年頭了,崔秀英就算極力隱藏,李順圭多少也還是能夠察覺。

 

「……啊。」崔秀英微微勾起嘴角,「沒有哦,順圭多心了,趕緊睡吧。」

 

崔秀英在說謊。面對崔秀英的回應,李順圭選擇了沉默,沉默久到崔秀英都以為李順圭已經進入夢鄉,於是也跟著閉上眼,重新準備進入睡眠。

 

 

 

「秀英啊,睡一覺起來,太陽還是會在天上的。」

 

在臨睡之際,崔秀英聽到了這麼一句話,環在李順圭腰上的手也不自覺的收得更緊。

 

 

李順圭已經連續一個禮拜都睡在崔秀英房裡了,而這同時也代表著,崔秀英的晚歸進入了第三個禮拜。

 

李順圭這一整個禮拜總會在接近崔秀英回家的時間,藉著散步的理由跑到外頭,或許是女人的第六感所致,她總覺得她會再看到崔秀英,和,那天擁她入懷的那個男人。

 

儘管她一點都不明白她為什麼會想看他們。

 

在李順圭連續幾天都在社區門口看到崔秀英和那個男人後,李順圭才突然佩服起自己的直覺,這真的不是普通的準啊!

 

正當李順圭要如前幾日一般的往前走,勾著崔秀英回到兩人的家時,李順圭一下子就被男人的舉動給震住了。

 

她看到男人吻了崔秀英,而崔秀英沒有反抗,過了幾秒後才拉開距離,和那男人說了些話,男人的反應有些激動,似乎是在和崔秀英爭辯些什麼,直到崔秀英撇過頭不再看著他,他才默默的點頭,最後坐回駕駛座駕車離開。

 

 

 

 

 

「吶,順圭啊。」滿室的黑暗讓人看不清崔秀英的表情,偏過頭發現李順圭同樣沒有睡意,崔秀英才翻了身盯著李順圭的側臉。

 

李順圭是一個只會賴在家打電動的人,所以壓根不可能有獨自散步的閒情逸致,所以這幾天老在樓下遇到李順圭的崔秀英,早就察覺到李順圭這類似查勤的行為,只是一直都沒有道破。

 

不過再這樣下去,除了她自己難受,李順圭心裡也會不暢快,所以崔秀英才決定要向李順圭說出自己這幾日的不尋常的原因。

 

 

「幹麻?」李順圭微微的側過頭看了崔秀英一眼,又把頭擺正盯著天花板不動,心裡還在埋怨崔秀英剛才在樓下看到自己,竟然只是幽幽的嘆口氣!

 

「其實……」崔秀英頓了頓,「我最近有個對象,不過剛剛分手了。」

 

李順圭終於把視線釘在崔秀英身上,「所以妳最近心情不好是因為在鬧分手?」

 

跟崔秀英同床共枕了幾天,就是為了想在崔秀英想說話的時候,能有人聽她說;為了在崔秀英難過的時候,能把自己的肩膀給她靠。因為一直以來崔秀英都是這樣對待自己的,所以李順圭也希望自己能為崔秀英這樣做。

 

只是不知道為什麼,雖然心底早就有所猜測,但突然被崔秀英這麼證實,李順圭只覺得心裡更堵了,不曉得是因為身為好朋友的自己,竟然在他們分手後才知道這件事情,還是為了什麼。

 

「說起來是我提分手的,所以心情好不好跟他沒關係呢!」

 

「那妳最近倒底怎麼了?」還沒完全消化完崔秀英在自己不知情的情況下有男朋友的事實,又碰上崔秀英打啞謎的行為,李順圭語氣有些不耐煩。

 

崔秀英撐起了頭,直直的望進李順圭的眼底,「因為我發現我以前都在騙妳、騙自己。」

 

「什麼?」李順圭有些懵了。

 

「我發現,一覺醒來太陽根本不在天上。」

 

 

 

「太陽,其實一直都在我旁邊耶。」

 

 

 

 

吶,順圭,妳知道為什麼我總是那樣說嗎?

 

不知道。

 

 

 

 

向日葵,別名太陽花或向陽花,因花序隨太陽轉動而得名。

 

向陽,除了「朝著太陽」的意思之外,也有「蒙受恩惠」之意。

 

 

因為我深信只要妳這顆太陽還在,什麼問題都能迎刃而解。

 

那總是看著妳的我,就是向日葵。

 

所以,妳,除了是我的能量之外,亦是我此生得到的最大恩惠。

 

 

 

 

 

 

 

認識妳們,亦是SONE此生得到的最大恩惠。

所以請在往後的日子繼續照亮我們吧!如同太陽般。

 

 

 

 

 

搭啦,這就是九週年賀文的最後一篇了

這篇可能有點不知所云,很多東西我只有輕描淡寫的帶過

不用道破太多事情,因為每句話、每個行為都是認定彼此的承諾。

 

 

是說,有人發現發文時間的小秘密嗎?

(再次重申:我是用預約發文,所以就算你在這篇之前就留言告訴我你發現了,我也不知道T_T)

 

 

277987867.jpg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bisoo 的頭像
bisoo

以妳為名

biso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小B
  • 我也是個小矮子
    超討驗別人把下巴頂在我頭上的XD
  • 我也不高
    但如果是秀英,我願意給她壓在頭上XDDDD

    bisoo 於 2016/08/14 02:5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