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bh111211.PNG

 

 

 

 

 

黃美英坐在車裡,狹小的空間內沒有交談聲,只有出風孔不斷呼呼地送出冷風的聲響,就算黃美英側著頭專心看著窗外景物在快速倒退,也仍能用餘光察覺到駕駛座的人時不時的偏過頭看著自己,只是現在的她,一點想禮貌性回應的心情都沒有。

 

 

她怎樣都想不到,崔秀英要介紹給自己的人,竟然就是崔民煥。

 

她最不想有所牽扯的人竟然是崔秀英的堂哥!而這堂哥竟然還是李順圭和崔秀英有意要撮合自己的人。

 

當崔秀英舉起手,讓剛趕到餐廳的崔民煥趕緊來到她們這邊時,黃美英頓時就萌生了走人的念頭,只是為了不掃李順圭的臉,黃美英才勉強壓下內心的想法,說服自己待到飯局結束。

 

只是,崔民煥頻頻向她示好的行為,讓黃美英備感壓力。

 

 

 

 

 

一直到車子駛進了熟悉的巷弄內,黃美英才低下頭檢查自己的隨身物品,確認沒有遺漏後抬頭想向崔民煥道謝,但才剛轉過頭,就只能捕捉到崔民煥的背影,再下一秒,自己這側的車門就被崔民煥拉開。黃美英身子微微一頓,悄悄的嘆了口氣才順著他的動作下了車。

 

「謝謝你特地載我一程。」儘管不想和崔民煥有太多牽扯,但應有的禮節還是得做到,黃美英微微點了頭,向他道了謝。

 

「不會。」崔民煥笑得溫柔敦厚,雙手在胸口前揮了揮,他是真心不介意載黃美英一程的!如果可以,他願意當黃美英的專屬司機一輩子。「那個,Tiffany……」

 

看著崔民煥的眼睛,黃美英輕易就能讀懂他的心思,可偏偏自己對他沒有那個想法,早在十年前她就心有所屬,所以就算眼前的人再優秀、再有裙帶關係,自己也沒有一絲心動的可能。

 

黃美英輕輕搖了頭,「民煥,我……」

 

「Tiffany,我是真的很喜歡妳,可以給我一個機會嗎?」崔民煥打斷了黃美英的話,話裡充滿著堅定與誠懇。

 

黃美英咬著唇沉默,無聲的拒絕讓崔民煥有些尷尬的乾笑了兩聲,搔搔自己的後腦,看上去有些懊惱,但隨即揚起笑容,「沒關係,是我這問題太怪了,妳不用特地給我機會,我會再努力,有機會就是有機會的!」

 

黃美英抬頭錯愕地望著崔民煥,自己已經拒絕,甚至也沉默不回應,怎麼崔民煥還能這麼樂觀的想到要再接再厲?

 

「啊!」在崔民煥要回到車上的前一秒,突然想到了什麼,對著黃美英開口:「不過妳別怪秀英和Sunny,是我纏著她們替我約妳的。」

 

 

一句,就讓黃美英又陷入沉默。

 

 

 

 

 

黃美英回到家時,金太妍已經換上家居服,半臥在客廳的沙發上,聽到開門聲響的金太妍也只是回頭瞥了黃美英一眼,就回過頭繼續看著自己的電視。

 

等到黃美英洗完澡換上寬鬆的衣服,才回到客廳坐到金太妍身邊,像隻小貓溫順的靠在金太妍懷裡,金太妍一手繞過黃美英,有一下沒一下的摸著黃美英的頭髮,視線仍是專注的落在電視螢幕上頭。

 

 

金太妍喜歡安靜,所以喜歡和黃美英就這樣靜靜的待著,黃美英也喜歡這樣寧靜的氛圍,倒不是和金太妍一樣喜歡安靜,而是這樣子,彷彿她和金太妍已經牽手走了很久、很久,到了頭髮斑白的以後了。

 

黃美英真的幻想過無數次她和金太妍未來的生活。她們都是女孩子,她也對小孩有所恐懼,所以未來基本上也不會有子孫滿堂的畫面。那麼,她和金太妍的未來,就只會有彼此的存在,到時候,她們就會握著彼此滿是皺紋的手,不用一字半句,就這樣倚靠著彼此,過完一天又一天,直至生命終了。

 

 

只是……為什麼這麼簡單的一個願望,她卻覺得實行起來很困難呢?

 

其實她也知道,問題全是源自於自己年少時的那句話,可是她卻又不曉得該如何和金太妍講起,都用那種樣子走了十年,她要怎麼和金太妍說,其實她很喜歡她?想要和她過一輩子?

 

如果金太妍不相信,或者因為自己的坦承而感到困擾,那她和金太妍是不是會就此分開呢?那她是不是就有可能連以這種不堪的形式在一起的機會都沒有了?

 

 

「怎麼了?」察覺到黃美英又往自己的懷裡更縮了些,金太妍停下動作,低下頭看著黃美英。

 

「太妍啊…」想起兩人間的難題,又加上李順圭的反對,黃美英有些喪氣,環在金太妍腰上的手忍不住又收得更緊了。

 

「嗯?跟順圭她們吃飯不開心嗎?」

 

「沒有…」黃美英搖頭,突然發覺金太妍的話有些奇怪,抬頭納悶地望著她:「妳……怎麼知道我是跟『她們』吃飯?」

 

黃美英雖然有和金太妍提過今天要和李順圭吃飯,但那時她自認為已經拒絕掉李順圭的說媒,便自然而然的認為是和李順圭單獨聚餐,所以根本沒和金太妍提到還有崔秀英,甚至是崔民煥的出席,那金太妍又是如何知道那場飯局,其實不只李順圭?

 

金太妍抿著唇思考一會,才開口,「……回家的時候,有路過妳們吃飯的餐廳。」

 

「妳看見了?」黃美英撐起身,盯著金太妍的眸透著些不可思議的情緒。

 

所以金太妍早就看到她和崔民煥在吃飯了?

 

「嗯。」金太妍點頭,目光有些淡漠,「崔先生真是紳士,還載妳回來。」

 

「妳!」黃美英的眸瞪得更大了,聲音不自覺的上揚,「妳都看見了,然後妳還一副什麼事情都沒發生的樣子?」連崔民煥送她回來都看見了,卻還是一副事不關己的模樣?

 

「有發生什麼需要我有所表示的事情嗎?」金太妍笑聳了肩,有些奇怪的望向黃美英。

 

「妳女朋友從男人車上下來,妳都不生氣嗎?」

 

「妳要是從別人床上下來,我才該生氣吧?」

 

「妳什麼意思?」

 

「沒什麼意思。」

 

「妳現在意思是我會爬上別人的床嗎?」

 

「……」

 

「妳說話啊!我在妳眼裡就這麼骯髒?」

 

一連幾句話下來,黃美英被金太妍的話激得無法冷靜,金太妍的話似乎就暗指自己是那種人盡可夫的女人,但就算遊走在花叢間,她也從來沒有做出什麼有實質背叛金太妍的行為!

 

金太妍沉默了許久,才吐出了一句,「……我要怎麼回答妳才會比較開心?」

 

「金太妍!」金太妍的話幾乎等同於默認,被眼前這人誤會的委曲與憤怒讓黃美英不自主的揚高了聲調,揚起手就要朝金太妍揮去。

 

金太妍反射性的閉上眼偏過頭,卻遲遲沒有感受到痛楚,緩緩睜開眼,只見到剛才還在盛怒的黃美英正低頭抽泣著,揚起的手也早就垂下,死死的握緊了她的衣襬,嘴裡只是不斷地喃喃著……

 

「金太妍、金太妍…太妍…太妍……」

 

 

 

 

 

 

我以為崔民煥的堂妹很明顯是誰

但竟然都沒人提到XD

都是崔氏啊!崔氏!!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bisoo 的頭像
bisoo

以妳為名

biso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