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pture_02192017_034448.png

 

 

 

 

看著緊閉的房門,黃美英內心的焦急是與日俱增,可除了乾焦急外,別無他法。

 

自從前幾日在飯局上巧遇崔民煥,甚至還讓金太妍親耳聽到她因為傷心過度而給予崔民煥的承諾後,金太妍的態度就明顯改變了。

 

就好像回到她們關係尚未確定、彼此還在互相拉扯的那個時候。

 

 

當時她看到金太妍難看的臉色,就一心想著要將她從現場帶離,她只是不想將兩人間的齟齬攤在崔民煥面前,也希望她有足夠的時間和空間能好好的向金太妍解釋,而當時的那個場合,完全不符合她的想法,所以她才會在第一時間選擇模糊帶過崔民煥的問題。

 

可天曉得!那晚回家,她每開口想解釋一句,就會被金太妍左一句「她了解」、右一句「她明白」打斷,到後面,她就再也吐不出半句話。

 

 

因為金太妍嘴上雖這麼說,但行為上卻完全不是這麼一回事!她們雖然總還是能一起吃飯、看電視,可每當到了休息時間,金太妍總有用不完的理由能讓她先進臥室,然後再一個人躲到書房裡整夜。

 

其實她心裡真的懊悔極了!如果她早知道沒有在當下解釋會讓金太妍內心又建築起防護牆,那她無論如何都不會在意她們之間的齟齬攤在別人面前、也不會顧慮時機場合到底恰不恰當,她應該在當下就給金太妍一個肯定的答案才對!

 

可是偏偏時光無法倒回……

 

 

喀啦──

 

「美英?」金太妍從書房出來,看到黃美英有些驚訝:「妳怎麼在這?」明明才親自將人送回臥室,怎麼一轉眼又出現在客廳了?

 

「太妍…」方才的亂糟糟的情緒還來不及緩衝,讓自己心煩意亂好幾日的人又出現在面前,幾日來的委屈難受一下湧上心頭,黃美英的鼻頭眼眶一下子就紅了。

 

 

見狀,金太妍幽幽的嘆口氣,內心有些糾結,卻又抵不過對黃美英的心疼,最終還是走到她身邊坐下,伸手將人摟進懷裡,「不哭,不哭。」

 

「太妍,妳聽我說!」深怕金太妍再次逃避,黃美英緊緊抓住了金太妍的衣角,「我跟崔民煥真的不是妳想的那樣。我是說過那樣的話……但太妍,那是因為我以為我真的失去妳了!」

 

懷裡傳來的細細顫抖完整的傳達了黃美英的激動及委屈,這些天聚積在金太妍心底的歉意又更濃了。

 

 

 

「沒事,沒事,不要哭。」心疼的在黃美英額上落下一吻,「我真的明白,所以不怪妳,只是我自己需要沉澱一下而已。」

 

「太妍,我真的沒那個意思……」

 

「好啦,我懂。」輕輕捧起黃美英的臉,替她將淚痕拭去,「不哭了?」

 

黃美英低著頭不作聲,這幾天的委屈哪是金太妍一句不哭了就能停住的!

 

 

最後,金太妍花費了點時間才將內心還委屈著的黃美英哄進臥室,原本又打算離開臥室的金太妍,敵不過黃美英的淚眼攻勢,久違的和黃美英同床了。

 

聞著熟悉的香味、感受著屬於自己的溫度,黃美英懸著的一顆心終於稍稍落下,噘著嘴埋怨似地縮在金太妍懷裡,坑也不吭一聲。

 

「好啦,對不起,我的錯。」察覺到黃美英無聲的抗議,金太妍的手摟得更緊了,「不應該放妳一個人的,不應該讓妳覺得委屈的,是我太壞了。」

 

「妳怎麼可以這樣…不聽我解釋…放我一個人睡覺……」

 

「明天…我去跟崔民煥說清楚…不讓妳難過了……」

 

像是哭累了,也像是緊繃的情緒得到釋放,身體一下子就放鬆了,黃美英的意識逐漸朦朧,嘴裡卻仍叨叨絮絮的唸著自己的委屈。原本金太妍還感覺有些好笑,直到聽見黃美英的最後一句話才猛地一愣。

 

 

果然還是騙不過黃美英啊!就算逞強的一再重複她明白,黃美英也不會相信自己真的沒事。

 

「美英呀,這樣我只會越來越愛妳啊。」

 

 

 

隔天,黃美英在金太妍的懷裡醒來,久違的溫暖擁抱讓她有些不捨離開,但她也沒忘記昨晚臨睡之前自己說出的承諾。

 

她不會再讓金太妍難過了。

 

 

怕驚動金太妍,黃美英小心翼翼的從金太妍懷裡離開,拿起手機傳了簡訊向崔民煥約了時間,又再傳了封訊息給李順圭後才起身去盥洗。

 

等到從浴室出來,黃美英已經收到崔民煥的回覆,確定了時間和地點後才開始了出門準備,一直到鄰近約定時間,黃美英才收到李順圭的回復,但在看見內容的同時,黃美英忍不住地嘆口氣。

 

方才為了避嫌她才傳簡訊請求李順圭陪同,卻沒想到李順圭用著希望她能自己處理的說法拒絕了自己。雖然攸關感情的事情,有無關的第三人在場談起來對崔民煥而言的確也稱得上是不尊重,但與其讓金太妍胡思亂想,她寧願犧牲崔民煥的感受。

 

誰叫金太妍是這世上對她而言最重要的人?

 

 

思及此,黃美英下意識的看了眼窩在床上的金太妍,明知還在熟睡的金太妍聽不見,黃美英還是忍不住報備,「太妍,我去上次的那間餐廳和崔民煥談清楚,很快就回來了。」

 

明明她是為了讓她和金太妍的感情走得更順才去見崔民煥,但心裡真的放心不下這個愛逞強的傢伙。

 

 

等到黃美英將大門鎖上,家裡的一切回歸於平靜後,一直躺在床上的金太妍才睜開眼,若有所思的盯著前方動也不動。

 

 

其實,她真的不怪黃美英,只是自己心裡有疙瘩想不開罷了。

 

她不是不相信黃美英,只是在她以為一切正好起來的時候又聽見崔民煥說出那樣的事實,一時間心裡難以接受才會這樣一直拒絕黃美英的解釋。

 

在全州會肯主動去接近黃美英,願意和黃美英重新開始,是因為她選擇相信為了自己不顧一切的黃美英,是值得她也義無反顧的。也相信無論未來會有多少爭吵和難題,她和黃美英都能攜手度過。

 

可是這個自己愛了十年的人,不久前才跟她說要過一輩子的,卻又馬上讓她從別人嘴裡聽見原來那個人曾動過離開自己的念頭,那麼這個人說的「一輩子」可信度又有多高?

 

她承認,前面兩天和美英說他了解他明白,純粹只是逞強,即便心裡還無法疏通,也不想讓黃美英感覺到自己徬徨了。

 

但後來冷靜下來仔細思考,她就越明白黃美英為什麼會對崔民煥說出那樣的話。

 

當初她會離開首爾,不正是因為心灰意冷,認為黃美英不會是自己的根嗎?而黃美英承諾崔民煥的這個行為,其實和自己逃離首爾的行為相差無幾吧?

 

她的離開對黃美英有多大的影響,會絕望到想接受別人的溫暖也是無可厚非。再說,當初是她先選擇遠走,又有什麼好責怪黃美英沒有留在原地等著自己?

 

 

她剛剛說和崔民煥見面的地點,是在上次那間餐廳……對吧?

 

 

 

 

「民煥,關於你上次問我的事情……」看著笑臉盈盈的崔民煥,黃美英突然有些不忍心,可腦海裡突然閃過金太妍的臉,狠下心開口:「我想跟你說個抱歉。」

 

「啊?這樣啊……」崔民煥先是一愣,隨及才意識到自己被拒絕,搔搔腦袋想做最後的努力,「方便問原因嗎?」

 

「這個……」雖然被反問原因也是預料之內,但黃美英倒也真的沒想過當這個問題出現時自己是要誠實回應?還是模糊帶過?

 

當黃美英還在兩難時,後頭響起了聲音,「崔先生。」

 

「咦?金小姐?這麼巧!」

 

韓國姓金的人可多的是,但這嗓音……只有金太妍!

 

「太妍?妳怎麼來了?」

 

無視黃美英的問題,金太妍自顧自的在黃美英身邊坐下,抬眼直視著崔民煥,輕咳了聲,開口:「很抱歉突然這樣闖入你們的談話,但我只想和崔先生說幾句話。」

 

「是?」

 

「很謝謝你對美英的欣賞,我明白窈窕淑女君子好逑的道理,不過縱然崔先生再君子,美英也不是你能夠追求的對象。」金太妍看了黃美英一眼,繼續道:「美英對我而言不是工作夥伴、不是黃小姐,也不是Tiffany。她是我的另一半,從十年前就開始了,這點未來也不會改變,所以希望崔先生不要再對美英抱有任何期待了。」

 

 

 

 

黃美英和金太妍牽著手走在街上,從餐廳離開後兩人就一直沒有交談,黃美英不清楚金太妍內心到底在想些什麼,可是看著金太妍,黃美英的內心就感動的一蹋糊塗。

 

 

 

黃美英停下了腳步,兩人恰好停在了婚紗店門口,看著店家為了招攬客人擺放在外面的相簿,黃美英思緒百轉千迴,指尖輕撫過相片李新人幸福洋溢的笑容,過了良久才開口:「太妍啊,我讓妳很難過吧?」

 

明明是她該給的安全感,卻讓金太妍自己跳出來宣示主權,金太妍已經為她做了太多太多,多到她無從回報起了。

 

聞言,金太妍失笑,「我也讓妳難過了,所以扯平吧。」

 

黃美英將視線從相簿上挪到金太妍身上,「可是妳沒有害我出車禍。」

 

「……妳怎麼知道?」這件事情她連自己媽媽都沒提過,更別說黃美英了。

 

「我去問允兒的。」交纏的手指稍稍加重了力道,不再是因為這幾日來的委屈,而是這十年來對金太妍的愧疚席捲而來,黃美英忍不住低泣:「太妍,對不起,真的對不起。」

 

金太妍一下、一下的輕拍著黃美英的背,像是在安撫傷心哭泣的孩子,「不要再說對不起了,我這幾天也讓妳難過了,總是一個人悶著、躲著不肯聽妳的一字一句。」

 

「太妍,妳要知道…妳是我的根,無論是過去現在還是未來,這點永遠、永遠都不會改變,無論我在哪裡,在做什麼,只要沒有妳,那麼黃美英的一切也都不存在,妳明白嗎?」

 

「美英啊,對不起也謝謝妳,謝謝妳足夠勇敢,謝謝妳從首爾去到全州,謝謝妳懂我的不安、我的恐慌,謝謝妳讓我愛妳,也謝謝妳愛我。」

 

 

聽見金太妍的一番告白,黃美英抹去自己的淚水,抬起頭問:「那我現在足夠了嗎?」

 

「足夠什麼?」

 

「成為妳的根。」黃美英直視金太妍的眼神既堅定又認真。

 

 

 

 

 

 

 

 

我很開心我能打出完結兩個字,這意味著About成為我人生中第一個完結的長篇故事,而這都拜她們所賜,若非憑藉對TaeNy的愛,我想我大概寫到一半便又會棄坑不管了吧。

 

 

如果有剛好被我回到相關內容的人、或者是有在看留言的人,應該會知道其實About的靈感來自美英的HBH,並且在我的預想內,About應該是一篇就完結的,了不起到五篇。但萬萬沒想到,這一寫,竟成了大型事故……

 

不過最讓我驚奇的,還是你們。

 

文章起初只是寫來自娛,雖然在不太甘願只有自己看見的狀態下開設了部落格,但也只是想著有多少人會看就看吧,並沒有想到會有這麼多人開始和我互動。

 

甚至還在故事毫無構想及概念的狀態下,一路支持我到結局,這點真的讓我萬分感謝!

 

每次看到留言數量增加心裡都有種難以言喻的感受,難怪很多作者都說留言是動力。每當卡文,看到留言就想到有這麼多人喜歡、並且等待著,我可不能像以前那樣置之不管。

 

不過也有點抱歉的是,我罹患缺糖症,總是在情況好轉時,就又想把她們再導入另一個誤會之中m(_   _)m,而且卡文的時間點大多都是該撒糖的時候。

 

 

 

至於番外,有靈感的話自然會出。不過希望大家不要對番外抱任何期待,畢竟滿懷期待卻遲遲未見番外出現,那心情不大好受啊!那倒不如別抱期待,看見番外才會格外驚喜!

 

最後,新文部分……其實太妍的I Got Love出來的時候就已經有想法了,是關於人格分裂的故事,只是這個想法讓我覺得這故事註定寫起來會很龐大,而且似乎也會比About再沉重一點,所以問世時間我也不確定。這個故事可能會就此不見,也可能先出現,不過也不排除會先出些較輕鬆的故事就是了。

 

總之About Heartbreak到這裡就結束了,很感謝大家一路相伴。

 

 

 

 

 

 

文章標籤

biso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