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638823_770244646480236_8155928413288263467_n.jpg

 

 

 

 

「美英吶,對不起,這個時候不在妳身邊。」

 

金太妍向來柔軟的聲線在經過話筒傳遞後變得僵硬,黃美英呼出微不可聞的嘆息,對於自己的無理取鬧始得金太妍有了滿懷的歉意,黃美英心底有股說不出的複雜。

 

 

前幾日,金太妍接收到上司緊急指派的出差命令,不光是時間就長達半個月,目的地甚至遠在紐約。

 

最不巧的是,她的畢業典禮正好就在金太妍出差到紐約的其中一天,這除了是她這幾日來悶悶不樂的原因外、更是金太妍感到愧疚的起因。

 

但這根本不是需要金太妍道歉的事情,金太妍卻仍為了無法拒絕的上司命令而對她感到內疚。

 

 

她希望金太妍能夠參與她的畢業典禮,除了能夠完成大學學業是她的人生目標外,更重要的是,金太妍能來參加的話,至少能夠一掃當初她因故而無法和金太妍一起畢業的遺憾。

 

金太妍一直都明白當初她被迫中途離開校園是她的心頭之憾,所以也總是說著等到她畢業的那天,絕對會排除萬難出現在她面前,卻沒想到在這之前,金太妍和她就遇到了這樣棘手的問題。

 

她曉得金太妍一直希望能讓她們過上更好的生活,她也知道這次的出差攸關金太妍的升遷,更曉得力求完美、責任感重的金太妍是不會推遲掉這個一直都是由她負責跟進的案子。

 

比起成全自己的夢想,一解自己的遺憾,更希望能夠完成對方的一切念想。黃美英喜歡看見金太妍漾出小小的梨窩,驕傲並且燦爛的笑著,所以當她看見金太妍露出左右為難的表情時,她鼓勵金太妍答應上司的指派。

 

 

「美英?妳還在嗎?」

 

「嗯?」耳邊再度響起金太妍的聲音,黃美英才如夢初醒的拉回自己的思緒,清清嗓音,「還在,怎麼了?」

 

金太妍似是想到什麼般地輕笑出聲,「沒有,只是想說喊妳都沒回應,該不會又不小心睡著了。」

 

「呀!不要以為我不知道妳在指什麼!」黃美英不滿地嚷嚷著,只換來金太妍更加輕脆響亮的笑聲。她不過就是某一次跟金太妍說自己剛吃飽躺著就很想睡,然後就真的不小心睡著了而已嘛!至於每次都提出來笑她嗎!哼哼。

 

「我什麼都沒說吶,美英倒是跟我解釋我在指什麼呀?」

 

「妳!」黃美英正想講什麼,餘光卻猛然瞥見高掛在牆壁上頭的時鐘,這才想起彼此正處在世界的兩端,又憶起方才金太妍笑聲裡的倦意,沉沉嗓音:「妳該休息了,明天不是還有會議嗎?」

 

「唔。」金太妍輕咬著下唇,即便她是強打著精神才得以在這時間仍保持清醒,但她好不容易能夠聽聽黃美英的聲音、舒緩她橫跨兩大洋的想念,她又豈能輕易的切斷。

 

似是明白金太妍的猶豫,黃美英雙眸望著金太妍擺在化妝檯上的香水瓶沒了焦距,再次開口的聲音像是在隱忍著什麼,「太妍,早點回來,我想抱著妳睡。」

 

金太妍先是一愣,才低低的開口:「好,我知道了。」

 

 

切斷電話後的金太妍直愣愣的望著裝飾精美的天花板,長長的呼出一口氣。

 

再多星級的飯店,也遠比不上那個雖然平凡、卻因為有黃美英在而顯得獨一無二的小窩啊!她、總算是明白什麼叫思念成疾了。

 

 

 

 

 

 

 

 

「太妍,沒問題吧?」

 

「沒問題!沒問題!」

 

「要不要替妳聯絡誰來照顧妳?」

 

「沒關係,沒關係,我已經和家裡那位說了!」

 

金太妍有些吃力的撐住自己小小的身體,揚起笑容向滿臉擔憂的同事保證了自己的狀態,見金太妍從剛才起就一再的推拒了自己的提議,同事雖仍有些狐疑從下飛機那刻起便沒看金太妍拿起手機和誰連絡,卻也不好再說些什麼,只又多說了幾句要金太妍保重自己身體的話,便離開了。

 

 

等到同事將家門關好,金太妍一張小臉才終於垮了下來,從剛才就一直從身體各處傳來的疼痛感,疼得她幾乎不能打起精神,若不是不想讓同事強硬的要求她播電話給黃美英,她才笑不出來呢。

 

在下飛機前曾經試探過黃美英此時此刻正在哪裡,怕得就是一回家就撞上黃美英,自己渾身是傷的事情就會立刻暴露,她可還沒做好心理準備面對黃美英看到自己這副模樣的反應。

 

但幸好黃美英現在正在和同學們聚會,慶祝明天是他們學生生涯的最後一天,她還用不著馬上面對。不過,原來時間過得這麼快,明天就是畢業典禮了呀?黃美英最期待的畢業典禮……

 

 

 

「太妍?太妍?」

 

「唔……」半夢半醒間的金太妍只隱隱約約的覺得有人在喊自己,還是個聲音很像黃美英的人。美英、美英、黃美英……?尚未運轉的腦袋突然清晰了起來,金太妍猛地睜開眼睛,而後果不其然的一眼就撞進黃美英盈滿淚水、滿是擔憂的雙眸中。

 

「妳這是怎麼回事?」

 

 

 

仔仔細細的將自己在國外不小心被不遵守交通規則的汽車撞上,再到醫院做完治療後便不管聽聞消息後趕來的上司勸阻,用盡各種理由、說法,就是堅持要用最快的速度回到韓國的事情交代一遍後,金太妍低下頭等著黃美英的下一句話。

 

「很疼嗎?」黃美英咬著下唇,心疼的撫上在金太妍白淨臉上顯得特別突兀的那塊瘀血,明明傷口在金太妍身上,但自己心口卻疼得不像話。

 

金太妍搖搖頭,伸手握住了黃美英的手,輕輕一吻,「不疼,不疼,只是瘀血聚在一塊看起來嚇人了一點。」

 

不用聽都曉得那話只是為了安撫自己,黃美英嗔瞪了她一眼,「不要騙我!」

 

金太妍咧開嘴笑了出來,「沒騙妳!沒騙妳!我是牛奶皮膚金太妍嘛!這瘀血這麼黑,看起來當然特別嚴重啦!」

 

不再搭理金太妍的胡話,黃美英只自顧自的將金太妍前前後後、裡裡外外的都翻了一遍,確認金太妍身上沒有更怵目驚心的傷口後,才稍稍放下心來。

 

乖巧的等待黃醫師檢查完,金太妍才開口問了:「明天就是畢業典禮了吧?」

 

「對,怎麼了?」黃美英隨口一回,像是根本沒把畢業典禮放在心上。

 

聞言,金太妍噗哧一笑,「什麼怎麼了?要去參加妳的畢業典禮呀!」

 

「妳不可以來。」聽了金太妍的回答,黃美英眉一皺,迅速的做出決定。

 

金太妍瞪大眼,她有沒有聽錯?不可以去?黃美英不是一直很期待自己去參加她的畢業典禮嗎?

 

 

「對,不可以去。」看出金太妍的納悶,黃美英又補了一句,「我們一起待在家裡,陪妳養傷。」

 

「這怎麼可以?」這下換金太妍皺眉了。

 

「妳都成這模樣了,我怎麼能讓妳去?又怎麼能讓妳一個人待在家?」

 

 

「妳不是一直很期待我去參加妳的畢業典禮嗎?」

 

「對,但前提是妳健健康康的!」

 

「這都只是小傷,還是可以去呀!」

 

「哪裡是小傷?妳有多少傷口妳自己不曉得嗎?」

 

對話一來一回到了後頭,金太妍才後知後覺的察覺到黃美英的語氣不善,頓時間有些猶豫了起來,「我……」

 

「好了!反正就是這樣!」不再接續跟金太妍的對話,黃美英深吸一口氣,轉身走向廚房。

 

看著黃美英的背影,金太妍囁嚅著,「美英……」

 

 

握著水杯的微微顫抖著,指尖也因為使力過度而有些泛白,黃美英反覆的深呼吸吐氣著。她已經習慣了金太妍的寵溺,霸道的個性不但沒有收斂,反倒更增長了幾分氣燄,所以她才一不小心就讓情緒影響了自己,導致對金太妍不耐煩。

 

她內心也很糾結,她真的希望金太妍能出席,但一想到金太妍先前已經為了自己這些任性的要求感到愧疚,現在又為了自己的期望要帶傷出席她的畢業典禮,她沒辦法自私的順從自己內心的期盼,造成這樣寵溺她、為她著想的人的負擔。

 

 

 

待黃美英平靜下來回到臥室後,便看見金太妍一臉焦急又想討好的樣子,黃美英沒有多說些什麼,只是幽幽的嘆口氣,拉著因為不安而顯得毛毛躁躁的金太妍坐回床沿。

 

「美英……」敏銳的察覺到黃美英的情緒平復下來了,金太妍有些猶豫、卻仍果斷地開口:「對不起,讓妳擔心了。我不會吵著要去,但妳不能缺席,好嗎?」

 

 

 

起初察覺到黃美英的口氣不善,金太妍第一時間是不解,而後仔細想想,她也能明白黃美英生氣的原因。

 

她只是不想看見黃美英垂著八字眉失望的模樣,所以不管在能力範圍內還是外,她都想完成黃美英的每一個期望,只是似乎就是這樣無視自己的狀況是否允許就胡亂行動,才讓黃美英生氣了呢。

 

 

「……我知道了。」

 

 

 

 

 

 

 

 

 

翌日,黃美英的鬧鐘響時,金太妍也跟著醒了,雖然無法跟著黃美英一同前往參加有點遺憾,但今天是黃美英正式結束學生生涯的日子,她也真的替黃美英感到開心和驕傲。

 

 

 

只不過……對於眼前這個滿臉委屈、不捨,又心疼的人,金太妍有些好笑,卻也有些頭痛。

 

前一晚雖然兩人都各退一步答應了對方的希望,但實際要去執行時,內心又是一陣拉扯,所以才會導致黃美英明明起了個大早,甚至連梳妝打扮都完成,卻又一頭窩進金太妍溫暖的懷抱,不願離去。

 

 

 

 

沒受傷的右手捧起了黃美英的臉,將她往自己面前一帶,將唇印上黃美英後才又拉開距離,只是簡單的動作卻連帶牽動了身上的傷口,身體各處傳來的疼痛又讓金太妍的一張小臉快又垮下,卻又擔心黃美英最終會為了自己而放棄期待許久的畢業典禮,勉強對著黃美英露出小小的梨窩笑著,「美英,趕快出發吧,快遲到了。」

 

 

她倆相伴的時日有多長,黃美英又豈可能不明白金太妍不願自己擔心的心,但黃美英實在很難說服自己,在金太妍受傷的時刻還離開她身邊。再說,縱使等著她的是期待許久的畢業典禮,但一旦和金太妍放到同個天秤上,比重高下立見。

 

反正不參加畢業典禮還是拿得到畢業證書嘛!金太妍要是在行動不便的期間又出了什麼意外,她是絕對無法原諒自己的!

 

「太妍,我還是……」

 

「美英,去吧。」

 

躊躇了一會,才剛開口要說出自己的選擇,卻搶先被金太妍截斷,未說完的打算只能卡在喉頭,想再說些什麼,又再一次在見到金太妍搖頭後停下,乖巧地等著金太妍開口。

 

「無法一起畢業已經是妳的遺憾了,好不容易有機會可以經歷過一次真正屬於妳自己的畢業典禮,就不可以不參加了,錯過這次、是真的再也沒機會了。」

 

「可是……」

 

「美英,有時效性的東西得先把握住才對,一旦錯過就追不回來了。可是我不一樣,我們之間存在的是永恆,畢業典禮結束了,妳回到家開了門,我還是在這裡,所以趕快去吧,好好的、用力的去感受妳長久努力的結果。」

 

 

「我……知道了。」知道自己講不過金太妍,黃美英扁嘴,再三叮嚀道:「妳一定要乖乖的,知道嗎?典禮結束我會立刻趕回來的,立刻!所以一定要乖乖等我回來!」

 

 

「知道了,不會跑的,絕對、絕對會乖乖等妳回來的。」金太妍在黃美英滿是不願的小臉上看見了妥協,忍不住失笑。

 

得到金太妍的再三保證,黃美英才踩著拖沓的步伐往玄關前進,金太妍也下了床,一路跟著黃美英從臥室走到客廳,其間還不斷聽見黃美英嘴裡仍碎念著要她好好照顧自己的話,見她如此,金太妍臉上笑意不減,在黃美英搭上門把準備離開之際,才猛然想起什麼,喊住了她,「對了美英!」

 

「怎麼了?」

 

外頭的陽光透過半開的門縫灑在黃美英的側顏,眼前背著光源的黃美英變得有些朦朧,金太妍頰上的梨窩又淺淺的綻放,「畢業快樂。還有,路上小心。」

 

 

 

 

嗨,又冒出頭來了。

沉澱了好一陣子,終於又有一篇文出來了,但對於靈感來源實在不是很滿意啊!

還是不太想接受真正待在少時裡頭的人只剩下五個啊,但看了忙內的發文,又覺得這不過只是對於K-POP、對於SM而言,少女時代只剩下五位成員了。

 

她們選擇離開的是SM,並不是少女時代。

我想多數人都是會認為,離開SM和離開少女時代有什麼差別?對啊。第一時間我也是這樣認為的,離開SM不就代表從少女時代中離開了嗎?因為再也不可能用那樣的名號在外活動了,這樣和「從少女時代中離開」差別在哪呢?

可是一直到看到徐室長的訪談,他說少女們其實沒有很嚴肅看待這件事情,才恍然大悟。

他們從未說過要退出少女時代,這四個字、這一個團體,不單單對SM、對K-POP有傳奇性的影響,對於我們和他們,都是一個有意義的存在。這樣的存在他們又豈可能捨下呢?他們只是到了人生的某一個階段,做了和其他人不一樣的人生選擇,而他們真正選擇要離開的是SM,而非是少女時代,所以漢子們才會沒有很嚴肅地看待這件事情吧。

若不是現實因素,我想即便在沒有續約的狀態下,他們仍會很自豪的說她們是來自少女時代的誰誰誰吧。


 

我們的少女們都是深愛著彼此的,在人生的分岔路上所選擇的不同並不會影響她們的感情,也不會影響SONE們什麼的

忙內說,我們是在這漫長歲月中總是作為她們強韌後盾的粉絲們啊。

能被這樣的人愛著的SONE們有多幸運呢?

這樣美好的妳們,在接下來的路上請務必要小心,千萬別摔著、痛著了

下一次再見面的時候,希望妳們都已經成為妳們想成為的那個模樣,並且用力、燦爛的發散著光芒。

 

在接下來的漫長歲月中,我們仍會成為妳們的強韌後盾的。

直到這漫長的歲月終了。

 

 

 

(不過TaeNy變成跨洋遠距離戀愛了啦嗚嗚…………)

(然後,我沒有要解釋為什麼文內她們沒有一起畢業,請隨便代入XD)

(再然後,標題跟內文沒什麼關聯,純粹我想這麼呼喚一下啊QAQ..........)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bisoo 的頭像
bisoo

以妳為名

biso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